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五十七章 婚礼
    金光渐隐,伴随着地藏王菩萨的法相消失,病房中一切回归正常。

    我睁开眼睛一看,香炉中的燃香已经烧完,不过最令我惊讶的是围在墙上的一圈黄布,黄布上的梵文真言居然全部消失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想必这种事情科学是无法解释了。

    小瑶姐擦了擦脸上的血,我见状连忙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比想象中的要顺利,幸好有你帮忙,不然我可能坚持不下来,没想到你还真有点用。”小瑶姐拍了拍我的头。

    “呃……”我无语,怎么感觉这话怪怪的?

    一直跪地磕头的老张终于爬了起来,激动地跑过来问:“我儿子他是不是没事了?”

    小瑶姐点了点头,“疯病是治好了,不过我建议你让他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接受一下心理辅导,毕竟……”

    小瑶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老张显然听明白了,拉着小瑶姐的手就是一通千恩万谢。

    小瑶姐对此没有表现出什么得意之色,反倒嘱咐老张以后切记多行善事,须知造业容易消业难,并让他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替身烧掉。

    老张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以后一定行善事,做好人,全按小瑶姐吩咐的来。

    小瑶姐不置可否,该说的她也都说了,后续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了。

    老张留下照顾小张,而我和小瑶姐则是告辞离开了。

    路过楼梯转角的时候,那个撑伞的女孩已经不见了,小瑶姐对我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次三江之行由于老张家已经陷入了金融危机,所以报酬只有十万元,考虑到我出生入死,还留下了性感的六道伤疤,所以小瑶姐分了我五万。

    当然,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我宁愿不要这六万块钱。

    回程途中,我收到了肥龙的邀请,他和周彤要结婚了,叫我去参加婚礼。

    我看到消息的时候可谓是目瞪口呆,这才毕业多久啊,他们居然就要结婚,而且我实在是没想到他们真的能修成正果。

    看来我的观念有必要改变一下了,两个人能够相处多久和他们是如何相遇的关系并不大,更多取决于这两个人如何去相处。

    我先是恭贺了他们一番,继而保证自己一定会到场。

    搞定了肥龙后,我和小瑶姐说要请假一段时间,毕竟我现在算是小瑶姐的跟班,能不能自由活动还要看小瑶姐的意思。

    小瑶姐爽快地答应了,并表示我的悟性实在是太差了,抓紧学和慢慢学并无太大区别。

    我不甘心地反驳,“大姐你也没教我什么啊,怎么就说我悟性差了?”

    小瑶姐猛翻白眼,“这是手把手教的东西吗?你要多看,多思考,主要靠悟,你没听说过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吗?更何况具体的修行还要你的仙家教你,我是不能僭越的。”

    靠!我无语,仙家仙家,仙家在哪呢?小白回山了,黄天林那个不靠谱的不知所踪,我和谁学去啊。

    ……

    一路平安地回到了老家,小瑶姐在我离开时还叮嘱我说看我印堂隐隐发黑,恐怕这次出行不会太顺利,让我自己多加小心。

    以前总是听人说印堂发黑会有血光之灾,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是这话从小瑶姐口中说出我却不能不信,毕竟小瑶姐可不会吓唬我。

    然而,等我追问小瑶姐时,小瑶姐却没有说具体会怎么样,因为我已经算是修行人了,想要看出我的命数可不是容易事,需要道行的,以她的道行办不到。

    这件事让我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然而肥龙的婚礼我又不能不去,只好祈求老天保佑了。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装,我第二天就出发了,虽然说现在有了点积蓄,但我这个人很懒,不愿意自己动手做饭,去参加婚礼还能蹭吃蹭喝简直太妙了。

    而且毕业这么久,我也很想念文学系的同学,不知道他们毕业后都干了什么,但我可谓是几经生死,心态变了很多。

    在火车上辗转了半天多的时间,我终于来到了肥龙的老家。

    由于在旅途中就预谋好了,肥龙和周彤在火车站接我。

    没想到肥龙已经混上了一台车,虽然我不认识是什么车,但在我心中有车就是牛叉。

    不过刚刚毕业这么短的时间,想来肥龙是得到了家里的援助。

    两个人看到我都异常热情,在车上时一通嘘寒问暖,并问我那个病怎么样了。

    我把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简洁地和他们说了一下,两个人听得兴致勃勃,毕竟曾经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怪事,所以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怀疑这些事的真实性。

    “是不是以后你就和我表哥一样了?”周彤兴高采烈地问道。

    “我现在还什么都不懂呢,不过,应该算是半个同行了吧。”我思考了一下说道,实在是搞不明白她在兴奋什么,这种事情值得高兴吗?

    “我表哥也来了,有时间你可以和他交流一下。”周彤说道。

    “这个可以有啊!”我大喜过望,周彤的表哥可是有真本事的,我现在不光缺经验,还缺相关知识,能向前辈学习是最好了。

    “是啊,劳动节,我们结婚的日子就是表哥给挑的。”肥龙补充道。

    “那你没让他给你们瞧瞧婚姻顺不顺利啥的吗?”我问道。

    其实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种话题还是很敏感的,至少不应该拿到台面上说。

    幸好,飞龙和周彤根本就没在意。

    “当然让他帮忙看了,不过表哥他不给我们看,说这东西虽有注定,但也可更改,如果经营好了,任何一段婚姻都是可以白头到老的。”周彤说道。

    我闻言陷入了沉思之中,我不知道周彤的表哥是因为看出了什么顾左右而言他,还是因为事情本就如此。

    不过我至今还记得地藏经的部分内容,积德改命想必不是空谈,既然命都能改,何况婚姻,婚姻本就是命运的一部分罢了。

    肥龙把我安排到了一家酒店,这家酒店居然被他包下来了。

    虽然这酒店不是那种五星级的,而且条件一般,但要全部包下来并维持一段日子,也需要不菲的花销。

    看起来周彤和肥龙他们两个的家庭条件都不一般啊,普通人家可没有这种手笔。

    “给你个惊喜!”肥龙带我来到一个房间前对我说道。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打开了门,赵齐天、娘炮、李思思、张影,他们居然都在屋里。

    我以为自己来得已经很早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比我还早。

    更令我吃惊的是娘炮居然变成了一个妹子,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

    高耸的胸部,挺翘的屁股,连衣短裙……

    没想到他变成女人之后还挺有姿色的,不过我对他实在是提不起来那方面的心思。

    娘炮倚靠在李思思的怀里,两个人的关系绝不是闺蜜那么简单,不过现在不像以前了,时代变了,只要他们自己愿意,绝不会有人说什么。

    张影和赵齐天都是一个人来的,赵齐天没有找对象这我是知道的,让我好奇的是张影,她不是说自己有男朋友吗?

    同学的婚礼可谓是恋爱中的噩梦,那些老同学图谋不轨的可多得是,我就不信她男朋友能放心她一个人来?莫非是分了?

    虽然我认为自己已经想通这件事了,但再次遇见张影时,曾经相处的那些画面还是会浮现在脑海中。

    人人都说忘记才能解脱,可哪里又有真正的忘记呢,不过是暂时不去想罢了。

    一看到我来了,所有人都热情地迎了上来,一通飞扑之后我就和行李箱一起被压在下面了。

    打闹了好一阵后,我们才安静地坐了下来,一问之下我才知道,其实他们也都是今天才陆陆续续赶过来的。

    有一段时间不见,大家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不过张影一直在刻意地和我保持距离,对此我只能苦笑了。

    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不记得和我相处过了,我还能说些什么,但她这个状态有点奇怪啊,既然不记得了,我们至少应该还有同学的情谊吧,怎么能刻意疏远呢。

    这个房间是肥龙安排给赵齐天和我的,双人间,他们这一对准两口子因为还要忙其他事,所以很快就离开了。

    剩下我和赵齐天、张影、娘炮、李思思五个人一边打牌一边讨论婚礼的相关事宜,没错,我们这几个家伙就是伴郎团和伴娘团的骨干成员。

    没有人问别人现在做什么职业,发展得怎么样,对于这种默契我很是庆幸,毕竟我这个职业有点小众。

    当然,才毕业这么短的时间,除了家里有矿的,比如赵日天,其他人是很难有一番作为的。

    大家都混得差不多,那就干脆避开这个话题好了,免得尴尬。

    然而,我们一圈撂四儿还没打到头呢,肥龙和周彤就带着一位不速之客来了。

    敲门声传来,由于我坐得离门比较近,所以就担任门卫,开门时,只见两人中间站着一个大美女,这人我虽然已经很多年不见了,但还记得是谁。

    林倾城!她怎么来了?看来这场婚礼不会太顺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