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五十六章 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
    老张负责去和精神病院的人沟通,大致内容就是无论这边发生什么都不要管。

    这无疑是个很难的任务,不过我精神上支持他。

    小瑶姐让我把病例记录撕下来空白的一页,沾了点水后糊在门上的小窗后,按照小瑶姐的说法,有些事情不宜被普通人看到。

    我确定那张纸不会掉下来后这才来到病床前,帮助小瑶姐忙活儿起来。

    小瑶姐在来之前就买了一大堆东西,此时一边指挥着我一边自己也布置起来。

    我们先是用图钉在病房的四面墙上围了一圈黄布,小瑶姐托着一个墨盒用毛笔蘸着盒子里面的朱砂在黄布上写写画画。

    我看了一会儿,一个字都不认识,甚至不确定她写的是不是字。

    “别偷懒,把其他东西按我说的布置好。”小瑶姐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拎过来一把椅子,放在了小张对面,抱着那个据小瑶姐说是替身的东西放在了椅子上。

    这玩意儿是小瑶姐定制的,外面是布料里面则是苞米杆子和棉花,脸上画着五官,不过很抽象,我估计没人长成这个德行。

    纸扎店的老板曾经颇为自豪地和我们说,这替身可是他的独门秘方,人有的关节骨头它都有。

    我对此持怀疑态度,如果真的做工这么复杂,怎么可能只卖八十八,少说也要好几百啊。

    安置好了这个替身之后,我又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以及房间的四个角落分别安放了一件物品,虽然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干什么的。

    用红线将八个小物件连在一起后,我的工作告一段落,剩下的我也不会了,只能等小瑶姐自己动手。

    没有事干的我一边盯着坐在床上发呆的小张,一边看小瑶姐在那挥毫泼墨。

    小瑶姐写字的速度极快,然而黄布的覆盖面积实在是太大了,刚写完一面墙,小瑶姐就开始揉胳膊了。

    “累死我了,你说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干!”小瑶姐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顿时无语,这真是躺着也中枪,不过为了避免小瑶姐继续怼我,我选择了保持沉默。

    在小瑶姐吐槽我一阵后,我终于忍不住问小瑶姐这是什么,小瑶姐说是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需要抄满这一圈。

    我恍然大悟,要不怎么说感觉内容重复了呢,原来是这样,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只有十个字,当初我读地藏经的时候就记住了。

    不过如果是这句真言的话小瑶姐写得也太丑了,她要不说我一个字都认不出来。

    “咳咳……小瑶姐,这个真言我也会写的,而且……鄙人觉得比你写字要好看。”我试探着说道。

    “滚!姑奶奶写得是梵文,你会吗?而且你没有功力,你写出来的那东西有用吗?”小瑶姐满脸的鄙视。

    我讨了个没趣,只好不再说话,玩起了手机,咱也是好心,你不用就算了。

    大概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小瑶姐终于写满了四面墙的黄布,抱着握笔的胳膊死狗一样瘫在了椅子上。

    我看着小瑶姐满脑门的虚汗,担忧地说道:“小瑶姐,你身体还有点虚弱,要不改天再弄吧。”

    小瑶姐摇了摇头,“真言都写完了,不能前功尽弃,我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无言以对,小瑶姐是一个执着的人,很固执,她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当然,我和她是一样的人,所以我不再劝说。

    约摸又过了半小时的时间,老张都回来了,小瑶姐终于甩了甩胳膊说可以继续了。

    老张说院里的人对这件事很不爽,他送了好几个红包才摆平,不过只有一下午的时间,天黑之前必须搞定。

    小瑶姐说如果不出意外,再有一个小时就能搞定。

    老张听到意外两个字嘴角一阵抽搐,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没有退路可言,行不行都要干了。

    小瑶姐从包里取出一团红绳,开始连接小张和那个替身。

    小张的脖子,双手,双脚都被红线拴住,另一端则是系在了替身的相同位置。

    小瑶姐的打结方式很特殊,我终于知道她为啥不让我干这活了,就那几个结,我没一天的时间估计都学不会。

    系好红线后,小瑶姐取出红布包着的香炉,点燃四支香插入,盘膝坐在了香炉前。

    做好这一切后,小瑶姐闭上眼睛,对我们说道:“拉上窗帘,守好门。”

    我和老张分头行事,小瑶姐坐在那里不动了,屋子里面安静下来,我和老张不知道小瑶姐什么情况,也不敢去打扰,只好站在远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过,在四支香都烧到三分之一位置时,小瑶姐终于有了反应,口中突出一个唵(ong)字。

    我和老张都被这一声震得一激灵,小瑶姐的声音并不大,但这声音极有穿透力,而且自带震动特效,冲入耳朵后遍及全身。

    “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小瑶姐继续开口发声。

    原来是地藏菩萨灭定业真言,我恍然大悟。

    这真言从小瑶姐口中读出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身处净土之中,在聆听诸多罗汉一同持咒一般。

    老张的反应更大,他已经退到了门口,尽量远离小瑶姐这个声源。

    小瑶姐不停地重复这一句真言,速度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

    一开始声音还只是作用在我们的听觉上,到后来小张和替身之间的红线居然抖动起来,而小张和替身都没有动。

    这奇异的一幕自然被我和老张看到了,都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然而,我们震惊得有点早了,伴随着小瑶姐的持咒,屋子里面的小物件居然都开始颤抖起来。

    我敬佩小瑶姐的同时不由得担忧起来,这么下去院里的人不来砸门就奇了怪了。

    然而,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外面的走廊没有任何反应,难道是小瑶姐用什么办法隔绝了屋子和外面?

    盯着门口的我忽然发现老张的表情变得很精彩,我好奇之下回头一看,小瑶姐的身后居然有金光闪现。

    我震撼之下差点把手机扔了,这难道是佛光?

    小瑶姐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持咒不停,她身后的金光越来越多,越来越耀眼,最后居然形成了一朵朵莲花。

    我猛吞口水,如果不是小瑶姐还安稳地坐在地上,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我都要以为她是准备飞升了。

    金色的莲花越来越多,我隐约看到地藏王菩萨的身影在莲花的光芒中闪烁。

    不是吧!我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小瑶姐难道把地藏王菩萨请来了?

    老张因为吃惊过度已经傻了,靠着门站在那儿呆愣地盯着小瑶姐。

    小张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浮现出了黑气,这些黑气顺着红线向替身蔓延而去,不过速度有点慢。

    我在心中推测了一下,那黑色的应该就是业力,小瑶姐在通过这种方式让业力从小张身上转移到替身上。

    这些黑气粘稠得吓人,让人看一眼就不想去触碰,然而,小张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感受不到一样。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好事,如果小张这个时候作起来,那场面就很难控制了。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小瑶姐身后地藏王菩萨的形象越来越清晰,小张身上的黑气也有一半都转移到了替身上面。

    可是小瑶姐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好,她的七窍都开始缓缓地向外渗血,我焦急万分,但是又不敢打断她,因为我不知道那样会不会对她造成更大的伤害。

    几经思索后,我来到小瑶姐身边,盘膝坐下,我想起了当初诵经时出现的异象,小瑶姐念了这么多遍,内容我已经记住了,我决定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帮到她。

    深吸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我也开始念诵真言。

    当然,我的速度是赶不上小瑶姐的,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后,我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

    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我却能看到,或者说是感受到整个病房的一切。

    随着我的加入,金色的莲花越来越多,而且这些莲花渐渐汇集到了地藏王菩萨的身体中,让菩萨的形象愈加清晰,直如真人一般。

    我感觉菩萨仿佛正用慈悯的目光注视着我和小瑶姐,这目光让我全身好像都沐浴在了温暖的阳光下,甚是舒服。

    小瑶姐的七窍不再流血,这让我甚是开心,我应该是帮到她了。

    小张身上的黑气向替身传输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他的身上再没有黑气。

    老张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跪在了地上,对着地藏王菩萨的形象不停地磕头,眼中是如火一般的炙热。

    “唵!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站在我和小瑶姐身后的地藏王菩萨开金口,慈悲之音激荡在空气中。

    在诵出真言的同时,地藏王菩萨手中金锡在虚空中一顿。

    噼里啪啦!连接小张和替身之间的红线发出爆裂之音,尽数断开。

    小张双眼一闭,身体后仰,躺在了床上。

    “愿以此功德,庄yan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我和小瑶姐心有灵犀一般共同诵出了回向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