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五十五章 双双入院
    在听了老张对后续事件的描述之后,我一度怀疑当时的小瑶姐就是沈红蝶,毕竟我手臂上的守宫砂是她留下的。

    然而根据老张对相貌的描述,我又觉得有些不像。

    苦思无果后我放弃了,我只需要记住有个长成那样的女子救了我和小瑶姐就好了,将来若是有机会遇到,再当面感谢。

    要说老张还是很有良心的,他给我们包下了一个vip病房,什么?你问病房这东西居然也有vip?是的,它有。

    不过我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个豪华的病房而变得美丽,因为我现在躺在病床上根本就不能动。

    人在极度亢奋的状态下对疼痛的抵抗能力是很强的,然而,当这种状态消退后,你又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就会很酸爽了。

    我的上半身根本就没穿衣服,缠着厚厚的绷带,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但据老张说我足足缝了上百针。

    麻药劲此时已经过了,我根本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我和小瑶姐已经挂了三天的三合一,至于三合一是什么东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一下。

    小瑶姐一直都没有醒过来,如果不是她胸口上的被子一直在微微起伏,我恐怕都要以为她已经歇菜了。

    和我不一样,小瑶姐的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外伤,但内伤却很严重,老张说医生给小瑶姐检查的时候都吓坏了,她几乎所有的脏器都受了伤,还有很严重的内出血,医生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因为老张要去配合调查,所以现在病房中只有我和小瑶姐两个人。

    我不知道老张会采用什么样的说辞,不过肯定不会是实话实说,如今二力的尸体没了,如果老张说出实情,恐怕就要和自己儿子作伴去了。

    是的,二力的灰飞烟灭给了老张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他现在自首都没人信了,毕竟这是一个讲究证据的时代,他所经历的事情更像一个鬼故事。

    就在我百无聊赖,忍着酸麻痛痒的感觉躺在那儿发呆的时候,小瑶姐那边突然有了动静。

    “呃……”虽然声音很小,但我还是听到了,这是小瑶姐的声音。

    我侧头看了过去,只见小瑶姐的睫毛正在微微颤动。

    终于要醒过来了吗?我大喜过望,轻声呼唤起来,“小瑶姐,小瑶姐……”

    “呃啊……”小瑶姐终于睁开了眼睛,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流露出这种眼神,那是深深的迷茫。

    “喂……喂……”小瑶姐口中发出微弱而又沙哑的声音。

    “我在呢!我在呢!”我以为小瑶姐是在喊我,连忙答应起来。

    谁知,小瑶姐依旧锲而不舍地一直喂喂喂,并艰难地偏过头来,对我投来幽怨的目光。

    我被看得发毛,心里快速地琢磨起来,在看到她干裂的嘴唇时,我忽地脑中灵光一闪,原来她不是在喊我,而是渴了想喝水。

    我虽然有心帮忙,但是我现在也起不来啊。

    “我动不了啊,小瑶姐。”我一脸无奈地说道。

    看着小瑶姐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心中不忍,强撑着抬起一条胳膊去够病床上方的按钮。

    胸前的不适让我失败了好几次,等到成功按下按钮的时候,我胸前的纱布已经红了一片。

    “有什么事吗?”按钮旁边的喇叭中传来了一个女声。

    “411病房,有个病人醒了,她要喝水。”我龇牙咧嘴地说道。

    “收到!”对面答应一声就结束了通话。

    我看向小瑶姐,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但不时抿一抿的嘴唇告诉我她还清醒着,可能只是感觉睁着眼睛太累了。

    大概两分钟的时间后,一个医生带着一个护士推着一台仪器走进了病房。

    医生将仪器推到小瑶姐的病床旁边,开始连接调试,而护士则是拿着一瓶纯净水,插入一根输液管改装成的吸管,并将吸管的另一端放入了小瑶姐口中。

    “咳咳……”小瑶姐只是吸了一口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伴随着咳嗽声,小瑶姐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度痛苦。

    “慢点,慢点……”护士连忙帮小瑶姐抚起了胸口。

    “不是告诉你不要乱动了吗?小雨你去给他看看是不是开线了。”医生见我胸口红了一片,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对小护士说道。

    我尴尬地笑了笑,这种事情在之前还发生过一次,那时候我刚醒来,看到小瑶姐躺在那儿一激动就坐了起来,鬼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力气,反正结果是胸前缝合的伤口尽数开线,又重新缝了一次。

    小护士确定小瑶姐已经能够正常饮水之后跑到了我这边,可能是怨恨我给她增加了工作量,她偷偷地在我腰间掐了一把,我是敢怒不敢言啊,就我现在这个状态,她扎针的时候故意扎偏几次就够我受的了。

    还好,虽然小护士“公报私仇”,但给我解纱布的动作还是很温柔的。

    “没有开线,只是伤口渗血了。”小护士解开纱布确认一番后对医生说道。

    “处理一下伤口,换药,防止感染。”医生言简意赅地说道。

    于是,小护士先用碘酒给我擦了伤口,在不流血之后又涂上了不明药粉。

    直到纱布被重新缠好,我已经是满身的冷汗了。

    这种疼痛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伤口上撒盐。

    与此同时,医生完成了对小瑶姐的检查,说道:“小妹妹你身体是真的好,安心静养应该能够顺利恢复的。”

    又对我们叮嘱了一番,医生和护士这才离开,小护士还给我留下了值班台的电话,告诉我如果不方便就不要按呼叫铃,打电话即可。

    ……

    五天后,我胸前的伤口已经有大半都结痂了,可以小心翼翼地活动了。

    这段日子可把我憋坏了,那种天天躺在床上,只能吃流食,还被下了尿管的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在两天前才能正常说话的小瑶姐看到我能动了,立刻开始对我进行残忍的剥削。

    “本宫渴了,去倒点水……”

    “帮我把尿袋换一下……”

    “脸上好难受,帮我擦一擦脸……”

    “后背好痒,帮我挠一挠……”

    “喂喂,我要拉屎,快来帮忙……”

    “这病号服太脏了,帮我换一下……”

    诸如此类的事情经常在病房中发生,每当我以很疲惫的理由拒绝小瑶姐时,她都会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好吧,她在扑街的状态下明智地选择了比威胁更有效的求助方式,卖萌。

    令我没想到的是,运动量的加大让我的伤势好得快了起来,皮肤和肌肉受伤与伤筋动骨可不一样,适当的运动反倒能够刺激肌肉再生。

    老张因为误会了我和小瑶姐的关系,所以为了避嫌两个人都没来陪护,只是一天来看我们一次。

    我估摸着他是盼着小瑶姐能够早点好起来,毕竟他儿子还在精神病院待着呢。

    然而,小瑶姐毕竟是内伤,所以恢复得很慢,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勉强吃一点小米粥。

    “这么说后来是我干掉了那个僵尸?”小瑶姐一口吞掉我喂过去的一勺西瓜,有点不敢相信。

    “没错,就是这样的。”我点头,为了避免小瑶姐的打击报复,我并没有告诉她可能是我守宫砂中冒出来的珠子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这……我仙家没告诉我有这回事啊。”小瑶姐的眼中出现了浓浓的疑惑。

    “咳咳……这不重要,小瑶姐,咱们以后能不能不干这么危险的事情?”我苦着一张脸说道。

    “哼!我田诗瑶从出马的那一天就做好了以身殉道的准备,这不算什么,不过消灭这样的僵尸可是大功德一件啊。”小瑶姐先是义正辞严地表达了自己的大无畏精神,继而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

    我狂汗,咱可没有你那么高尚的觉悟,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下,我绝对不会跑去和一个僵尸mma。

    至于功德什么的,现在的我完全没概念,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真的有命重要吗?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胸前的六道伤口都会留下狰狞的疤痕,还好我已经可以算是已婚人士了,不然就凭这疤痕就能限制我找对象的成功率。

    到时候我应该怎么和小白解释呢?山狸子挠的?她能信不?

    在我胸口的伤完全好了后,我变成了小瑶姐的全职陪护。

    根据我的观察,小瑶姐应该早就能正常活动了,不过这货看起来很享受躺在床上的时光,每天除了上厕所自己去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指挥我去做。

    两个多月后,小瑶姐这个病号终于出院了,住院期间累计花费数十万巨款,不过这医药费是老张支付的。

    在小瑶姐出院的第二天,老张就迫不及待地邀请小瑶姐去治疗小张。

    小瑶姐爽快地答应了,伙同我一起在老张的带领下直接去了精神病院。

    虽然二力已经被干掉了,但小张的因果病却一点也没见好。

    小瑶姐再三和老张确定要冒险治疗小张后,这才准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