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三十章 真真假假
    “你还有脸和我说话?”小白把我踢到一边,但还是放下了显示器。

    “怎么了小白?”我有些心虚地看着她。

    “你居然问我怎么了?你难道忘了那个叫张影的姑娘了?”小白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起来。

    “我……”我看着眼眶发红的小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件事说到底还是我不对。

    “咳咳……都是一家人啊,别这样,妹夫,我和你说,其实你所认识的张影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说,你认识的她并不是她。”黄天林忽然干咳两声。

    “什么!?”我猛地转头看向了他。

    “这四年小白一直在山上修行,寻找破解你手臂上守宫砂的办法,那东西不除掉先不说你不能近女色,我们也没办法在你身上落马登科,而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但是却没办法接近你,那个张影其实是个占了人身的烟魂,她道行太高了。”

    “那天如果不是我用了一招瞒天过海,我连你的面都见不到,好在她没有害你的心思,不然你早就命丧九泉了,不过以后就算你看到那姑娘,她也不可能记得曾经和你之间发生的事,多亏你毕业之后那烟魂离开了,要不你和我们不定什么时候才能有出头之日。”

    黄天林满脸严肃地说道。

    我如遭雷击,这算什么,和我玩楚门的世界?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黄天林所说的话,但自从我毕业以来,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张影音信全无。

    我虽然有心主动联系她,但我得了这么一个怪病,可谓是前途一片黑暗,根本就拉不下来脸。

    可是按照她的性子,即使我不联系她,她也肯定会主动联系我的,但她并没有这样做。

    难道黄天林说的都是真的?我不愿意相信,取出手机就拨通了张影的电话。

    “喂?”对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但是却带着浓浓的疑惑。

    “影儿……”我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去问了,难不成问你是不是真人?哪有这样聊天的。

    “劳动节,你有事就说,没事的话我和男朋友逛街呢,晚点微信聊。”张影的声音中有着些许不耐。

    我沉默了,男朋友,她居然有男朋友了!那我又算什么呢?

    我半天没说话,对面的她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过了好久才放下贴在耳边的手机,打开了微信,开始翻找聊天记录,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四年来足够我看上半个月的聊天记录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寥寥几句,还都是普通同学才会说的话。

    我默默地收起手机,有些颓然地坐在了电脑椅上,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

    张影不是张影,都是假的。这句话在我脑海中不停地盘旋着,渐渐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实存在了。

    黄天林安慰着已经开始掉眼泪的小白,我也想劝劝小白,虽然她伤心完全是因为我,但我全身的力气都好像消失了一般,站不起身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拨通了赵齐天的电话,他秒接。

    “什么情况?”

    “你还记得我大学时的那个对象吗?”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

    “劳动节你秀逗了?你哪来的对象,你是不是单身单傻了?”赵齐天大笑着嘲讽我。

    这回也由不得我不信了,苦笑着敷衍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妹夫,那烟魂太厉害了,影响周围人的认知完全是小事一桩。”已经哄好了小白的黄天林拍了拍我的肩膀。

    “她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看向了黄天林。

    “你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我黄天林也算是一号人物,也就是你,还得看在小白的份上,我给你当报马,别人让我干这个活儿我都得急眼,可是我跟了你四年,连那烟魂的真容都没见着,一旦靠近你百步之内,我就感觉自己好像走阴到了十八层地狱似的,至于她为什么这样做,我还真不明白。”

    黄天林先是吹嘘了一番自己,又表达了对那所谓烟魂深深的惧意。

    我强压下心中的悲伤,还是觉得这件事疑点重重,“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会遇到那清风,而她却不管呢?”

    “还不是那清风手里有令,一说这事我就来气,那天我帮了你一把还被我老爹臭骂一顿。”黄天林忿忿不平地说道。

    我嘴角抽动了两下,什么令不令的,凭什么要我经历这些事。那个烟魂又到底是什么人,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黄天林这回答和没说一样。

    “妹夫,你要是信大哥的话,就好好修行,不然以后说不定还会遇到这种事,这都是因缘注定的,谁也没办法。”黄天林看向我的目光带着怜悯。

    “小白……”我看向虽然不哭了,但是冷着一张脸的小白。

    “哼!”小白别过头去,没搭理我。

    “妹妹你就别生气了,那烟魂道行这么高,影响他一个凡人的神智还不是轻而易举?你当初不也……”黄天林跑过去劝小白。

    “闭嘴!”小白打断了黄天林的话,瞪了他一眼。

    当初,当初怎么了,难不成小白用法术影响过我?

    我忽然感觉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无法确定的骗局,我在这些骗局组成的迷宫中行走着,看不见前方,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可我完全恨不起来从出生开始陪伴了我五年,后来又嫁给我的小白。

    我现在真想知道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多少孽,这辈子要经历这些事情。

    小白在那里把黄天林一顿暴揍,直接把他打跑了,临走黄天林还给我扔下一句: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气量,要有担当。

    黄天林走了,屋子里面就剩我和小白,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喂!你怎么不说话,是不好意思了吗?”小白走到我面前,俯身将俏丽的一张脸贴了过来。

    “对不起,小白。”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是到最后我就说出了这五个字。

    原本嘴角带着邪恶笑容,估计是打算将我炮制一番的小白听到我这么说,脸上浮现出一个我看不懂的表情。

    她蹲在我面前,仰头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看着她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一张脸,心中没来由地一酸,小臂发麻,继而是大臂,这种酸麻的感觉一路蔓延到胸口,又直直地向上,经过脖颈,腮腺,直贯眼角。

    我强行憋住了眼中的温热,记忆开始逆流,想起了还是个小丫头的她,从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她就在我身边,还会扮鬼脸吓唬我,后来我能走路了,她就陪着我玩小孩子玩的游戏。

    那时因为我不会说话,其他的孩子都排斥我,我便和他们打架,小白也会帮忙,但她碰不到他们,只能在我受伤后安慰我。

    那个年纪的我觉得小白就是我的一切,时光的齿轮运转起来,她如今的相貌开始出现在我脑海中,伴随她一起出现的还有张影。

    她们两个的样子在我脑海中不停地切换着,不过小白的出现次数越来越多,张影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张影的脸如同一面镜子般碎掉了。

    悲伤再难以控制,眼泪夺眶而出,我没有发出声音,依旧盯着小白的眼睛,也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哭还是笑。

    小白站了起来,将我抱住,任凭我的眼泪浸入她白色的衣服。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们都没有说话,眼中终于不再有液体流出,我拍了拍小白的后背。

    小白也拍了拍我,“五一,都过去了,你不是一个人,我一直都在。”

    我心中压抑得说不出来话,只能将她紧紧抱住,我发觉自己已经再也经历不起失去了。

    我们这样抱在一起过了很久,直到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我们才被突然出现的黄天林打断。

    我和小白下意识地弹开,拉开了与彼此的距离。

    黄天林眼睛瞪得老大,过了好半天才移开目光,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

    气氛有些尴尬,黄天林开口打破了沉默,“妹夫,你怎么看今天的那个小花容?”

    “你要是不嫌弃,我就叫你一声黄哥,你也别叫我妹夫了,怪别扭的,叫我五一就行。”我对黄天林说道。

    黄天林点了点头。

    “小瑶姐挺厉害的,家里供奉那么多神佛,庙里都比不上她的排场。”我知道黄天林说的是小瑶姐,因为这一天除了他们两个我就和小瑶姐打交道了。

    “那算什么,供奉最是积累功德,世人有心神佛皆可供奉,要说缘分,你的可比她深多了。”黄天林撇了撇嘴。

    “你是不是嘴没有把门的?”小白狠狠地剜了黄天林一眼。

    我心下一动,这里面是有事啊,从这个情况来看,明显是小白不让黄天林告诉我。

    丫的,这小狐狸老婆怎么还不如我那便宜黄家大舅哥呢,你妹的,早晚给你按在床上摩擦。

    我看着正在给黄天林使眼色的小白,心中恶狠狠地想道。

    “那个……五一,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先把佛缘领了。”黄天林被小白眼神杀之后说话的语气都显得小心翼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