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二十三章 怪病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大学四年匆匆而过,废弃教学楼的事情被完美解决了,校长并没有找赵齐天的麻烦。

    高位者能够走到那个位置不是偶然,他们的智商与格局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木已成舟的事情为之再起波澜是很不明智的。

    随着新教学楼的完美竣工,赵齐天在工程界一炮走红,生意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忙,几乎不回学校了,当然,他还是顺利毕业了。

    肥龙和周彤奇迹般地维系了他们的感情,临走前还臭不要脸地要我们等着随份子。

    娘炮去了伪娘转型圣地,说打算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我们纷纷提供了精神上的支持,但是男人变成的女人估摸着怎么也真不了,他零件就不一样。

    李思思和娘炮一起去的,两人的关系有点怪,不过萝卜咸菜各有所爱,我们作为同学更不能说小话了。

    我和张影也坚持了下来,虽然四年里也吵过架,但是风风雨雨地走过来了。

    在废弃教学楼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经历过神乎其神的事情,黄天林和小白等非人众生也没出现过,如果不是手臂上的守宫砂经常因为张影的原因而隐隐作痛,我真要忘却这些事了。

    毕业后我们各自滚回了老家,约定保持联系,如果我能够处理明白小白的事情就娶她,她会一直等着我。

    当天晚上我坐在空无一人的宿舍喝了两瓶一斤装的二锅头,可是眼泪却怎么都控制不住。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可散场时多少辛酸与不舍又有几人能够体会,还有我和张影,人家谈恋爱面临的都是经济和家庭问题,我们这个直接上升到玄学方面了,已经不是人力能够轻易解决的。

    我曾幻想过,如果大学能够一直不结束,小白他们也一直不出现,就这样下去该有多好,可这终究是幻想罢了,时光的齿轮不会倒转,岁月的长河也不会逆流。

    第二天我是被宿管大爷推醒的,这才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怀中还抱着酒瓶子。

    宿管大爷说年年毕业的时候都有我这样的,人生长着呢,慢慢你会发现如今自己所留恋的终究会成为过眼烟云,在回忆的长河中翻起一朵小小的浪花后再无踪影。

    我被大爷侃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平时沟通都费劲的老大爷居然还是个隐士高人,毒鸡汤哲学家。

    本来心情就极度糟糕的我被鸡汤灌顶后就更加难受了,再加上宿醉的影响,一步三晃地带着行李出了宿舍楼。

    刺目的阳光让我有些晕眩,扶着行李箱慢悠悠地来到校门口打车赶往了车站。

    回到老家的时候,空荡的老房子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爷爷奶奶因为年纪大了都被家里的长辈接走照顾去了,如今只剩我一个人。

    供奉小白的香案已经落满了灰尘,我简单收拾了一下,点燃了三支香,向那红纸中看去。

    我没能看到小白,也没看到那个山洞,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一般。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等香火燃尽,我把那张红纸小心翼翼地揭下来,放进了自己的行李中。

    我没在老家多逗留,而是去了县城中的楼房,已经习惯城市生活的我觉得这里会让我舒服一些,反正都是一个人,在哪不是一样。

    我准备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然后去找工作,按理说我们这个大学出去的毕业生是不用担心工作的,所以我也不着急。

    然而,我这一休息居然趴窝了。

    是的,我居然又病了,这次的病和之前的两次还不一样,闲着的时候一点事都没有,一想去找工作就会全身酸麻胀痛,让我****。

    这种事情说出去都没人信,人家反而会说我没有上进心,不想工作,只想啃老。

    我被折腾怕了,每天就在家打游戏,也不敢去找工作了,不过以前玩起来兴致勃勃的游戏现在却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我迷茫了,已经大学毕业,我不想再向家里面要钱了,可是之前积攒的一点零花钱已经快用完。

    很快我就要面临生活的苟且了,而且不仅仅是眼前的苟且,还有没有一点光明的未来,这年头没有钱能活下去吗?答案是否定的。

    终于有一天,我想明白了,这段时间我看了不少精神疾病类的书籍,根本就没有这种病,这绝对是外科病,于是我给周彤发了消息,让她帮忙找她的表哥给我看看。

    周彤听了我的情况担心地不行,当即就联系了自己的表哥,可她表哥说我的事情他不能管,也不敢管,且对比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周彤和肥龙对这个情况都很过意不去,一人给我发了一千的红包,说不用还了,以后有需要就和他们说。

    我感动得眼睛发酸,但是却没有领那个红包,这个病如果治不好我连还人情的能力都没有。

    周彤表哥这边行不通了,我又给赵齐天打了个电话,在外面忙得死去活来的他听说这件事后当天就开着小轿车从省城赶了回来。

    我们去了从前最爱去的烧烤摊,点了一箱啤酒。

    赵齐天刻意穿了休闲的衣服,估计是怕我产生落差,可气质这个东西是隐藏不了的,他已经越来越像一个老板了。

    而我这个情况只会和他差距越来越大,虽然他不会嫌弃我这个穷朋友,但我心中依旧有些不舒服,贫富不相交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问赵齐天出尘道长去哪里了,赵齐天说他云游去了,临走之前还特地嘱咐赵齐天如果我找他,就告诉我这件事他也管不了,一切皆有定数,让我保持一颗平常心,疾风骤雨之后自会花开见性。

    我听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口干了一瓶大绿棒子,还花开见性呢,我都快枯萎了。

    赵齐天也跟着吹了一瓶,说劳动节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不喜欢欠别人的,可咱们是啥关系,你就花我的,什么时候治好了这病还我就行。

    道长可是和我说了,你以后了不得,钱财在你眼中都会普通浮云一般,要我抱住你的大腿呢。

    我不由得苦笑,道长这是安慰我呢吧,就我现在这个情况维持下去,活着都没意思了。

    那天我们一直喝到了凌晨,半夜的时候烧烤摊的老板催我们,赵齐天直接几沓红票子甩了过去,说明天来出摊丢东西算我们的,这些够用了。

    烧烤摊老板点头哈腰地离开了,我不由得羡慕,这特么才是人该过得日子啊。

    早上赵齐天把我送回家,然后找了个代驾自己也回去了,我发现自己已经喝不过他了,他的酒量已经被这社会锻炼得深不见底。

    我这一醉就是两天,第三天才完全清醒过来,不想在家待着,我便出门溜达。

    穿过不算繁华的小县城,走在乡道上,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跟着感觉不停地行走着。

    我的心居然出奇地平静了下来,这种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从毕业开始我就一直活在焦虑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我居然来到了邻县的寺院。

    我这一走就是二十多里的路,从早上走到了中午。

    站在寺院门口,看着朱红色的木制大门,我心里酸酸的。

    这里不同于省城,寺院是不收门票的,我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寺庙中居然一个香客都没有,还没等我搞明白怎么会这样,门卫室走出了一个居士打扮的人。

    他说今天寺庙不接待香客,让我改天再来。

    我说我是走了二十几里的路才到的,就想到地藏殿烧烧香,拜一拜。

    他说那就更不能让我进去了,地藏王菩萨是不受香火的。

    我俩在门口扯了很久,无论我怎么说他都不肯放我进去,好在终于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

    一个僧人走了过来,问明究竟后对居士说道:“地藏王菩萨不是不受香火,只不过是人们畏惧因果以讹传讹罢了,这位施主远道而来,是有缘之人,佛法无边只渡有缘,怎么能拒之门外呢?”

    居士被说得惭愧不已,说这都是寺院的规定,他也是按章办事。

    僧人听了更是摇头,说居士是业障蒙心,与佛法渐行渐远,让他没事多读一读金刚经。

    居士和我道了个歉,垂着头回屋了。

    说实话我也不怪他,毕竟他要是擅自放我进去可能会被批评。

    “多谢师父了。”我对着僧人一鞠躬。

    僧人双手合十还礼,“施主自便,我还有一些功课没有完成。”

    说罢,僧人飘然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不知道地藏殿在哪个位置,便在寺院中自行寻找。

    寺院本来就气氛凝重,如今一个人没有,更填了一分空寂。

    我也不知道自己转悠了多久,经过了观音殿、龙王殿、护法殿、大雄宝殿,终于是来到了地藏殿的门口。

    迈步走入大殿之中,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扑通一声跪在蒲团之上,不住磕头地同时眼泪决堤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