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二十二章 震撼人心的道术
    我不知道她把脑袋安上去有什么作用,不过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上战座之后战斗力会爆棚,她爆没爆我不了解,但卫生间内忽然阴风骤起,出现了很多黑影。

    这些黑影体型不一,高矮胖瘦都有,看不清相貌,多年与人打交道的经验告诉我,他们绝对不是人。

    我有些头皮发麻,一个红衣女鬼就把我们搞得狼狈不堪了,又出来这么多我们不是死定了?出尘道长到底搞什么呢,为啥还不来支援。

    被女鬼抡飞的赵齐天终于站起来了,他的状态很不好,心情看起来更不好,因为他的一张脸黑得和锅底似的。

    我看到赵齐天直接当当两拳把门板砸出两个洞,用手扣住门板的边缘就向着女鬼抡了过去。

    不过这一击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因为卫生间里面的黑影太多了,赵齐天的门板打飞一个黑影后就再难寸进。

    奇怪的是,那个被拍飞的黑影居然直接化成一团气体蒸发掉了。

    一块门板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呢?我心中飞速思考着。

    局势紧张,我的脑子转得飞快,终于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可能。

    童子尿!赵齐天刚才所在的那个隔间就是之前我待的那个,门板被撞掉的时候沾到了我的尿,而我作为一个苦逼的雏,还是个童子。

    自古以来就有童子尿辟邪的说法,电影电视剧小说多有引用,没想到是真的。

    想到这里,我见手边有个马桶刷,顺手就给拎了起来。

    冲到那个隔间,在尿池里面一涮,对着那些黑影就甩了过去。

    黑影们忙不迭地躲避着,不幸被命中的都是身体直冒烟。

    我大喜过望,朝着赵齐天喊道:“用尿!用尿!”

    赵齐天的脸当时就由黑转绿,“我特么哪有功夫撒尿。”

    我一边挥舞着马桶刷逼退向我靠近的黑影,一边喊道:“你的不行,用我的,刚刚那池子里就有,童子尿才管用!”

    赵齐天恍然大悟,将门板抛了出去,脱下埋汰的外套,在池子里一涮,随后乱披风似的舞了起来。

    我俩各自负责一边,不停地逼退向我们靠近的黑影,不过池子里面的童子尿存量终究有限,很快就用完了。

    赵齐天说要我再生产一点,我说你当这东西是自来水吗?说有就有?

    赵齐天脸皮一抽,扯着嗓子喊道:“道长,我们两个顶不住了,你快点儿!”

    然而外面没传来任何回应,赵齐天的嗓门很大,我敢断言只要那个道长还在这屋里,肯定是能听到的。

    而且我还发现一个大问题,那个女鬼居然不见了,之前我俩一直忙着对付周围的黑影,无暇顾及她的存在,怎么就没影了呢?

    未知才是最让人害怕的,看不见的敌人也是最难对付的,谁知道她是不是藏起来憋坏水呢。

    “那女鬼没了!”我朝赵齐天喊了一嗓子。

    “死三八跑得快,要不我非得让她知道什么叫社会险恶,人心不古!”赵齐天看起来已经杀红眼了。

    我心中暗暗撇嘴,你可拉倒吧,刚刚都被人家打飞了,你以为自己灰太狼啊,打飞多少次都能回来,再来两下估计就内伤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赵齐天的话被那女鬼听到刺激了她,女鬼忽然出现在了赵齐天身后,两只指甲又黑又长的手卡住了赵齐天的脖子。

    正猛抡蘸了童子尿的外套的赵齐天忽然就不动了,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

    我头皮一炸,就知道没那么简单!眼看着那些黑影因为赵齐天不动了都在向他靠近,我顾不得多想,将手中的马桶刷砸向了女鬼的脑袋。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用力过猛,马桶刷居然被女鬼的头发缠住了。

    女鬼惨叫一声,松开了赵齐天的脖子,抓住马桶刷就是一扯,一蓬头发连带着头皮都被她扯了下来,我也是被带得一晃。

    赵齐天捂着脖子狂喘,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好像窒息了一样。

    趁你病要你命,我见女鬼受伤了,就继续用手中的马桶刷砸她,然而无往不利的马桶刷居然没用了。

    坏了!童子尿没有了!我心中一寒。

    童子尿可是我和赵齐天唯一的底牌,它没有了我们不是擎等死吗?

    赵齐天明显也想通了这一层,一手拉住我,一手挥舞手中的外套,向着门口冲去。

    “不行了,钓鱼也得有命才行啊,这样下去命都没了还钓什么鱼!”

    我在心中大点其头,出尘道长这老登也太不靠谱了,眼看着我俩都要交代了,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我俩刚刚冲出卫生间大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咣当一声。

    我回头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只见卫生间中金光大盛,四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符箓,符箓上都是复杂的九叠篆字,我也看不懂,只认识符头上的敕令二字。

    那些黑影以及女鬼被金光刺激得到处乱窜,不过却是无所遁形,也逃不出来,一碰到墙壁就好像冰块撞上了烙铁一般。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戴印章……”

    震撼人心的咒语声在卫生间的空气中炸响,正是出尘道长的声音。

    伴随着咒语声,卫生间中的金光越来越亮,墙壁上的符箓好像活过来了一般,荡漾着波纹,一个个奥妙无穷的符号从其中冲出,在卫生间中纵横来去,那些黑影只要被碰到就会蒸发掉。

    唯有那个女鬼还在苦苦坚持,但身上也是直冒黑气,就算是我这种啥也不懂的也能看出来,她要不行了。

    “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神兵火急如律令!敕令!敕令!敕令!”

    伴随着道长最后两个敕令响起,飞舞的那些符号居然汇聚到一起,形成了一把满是纹路的金光古剑。

    古剑发出嗡鸣声,电射而去,直接穿透了女鬼的胸口,打在地上,炸出了一个一人多深两米直径的大坑。

    女鬼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声,直接没了踪影。

    被炸出来的那个大坑不时有黑气冒出,不过接触到金光后就会烟消云散。

    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词语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与今天的所见相比,之前我所经历的那些似乎都不足道也了。

    这不是拍电影,也没有特效,这是活生生发生在我眼前的事实。

    出尘道长到底是怎样的手段,这真的是人力所能做到的吗?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和神仙划等号了,西游记里面也没有这样壮观的场面啊。

    我一看旁边的赵齐天,他那双眼睛都要从眼眶里面掉出来了,比绿豆蝇的还大,嘴角一丝晶莹的口水流下来,顺着下巴滴答滴答地往下落也浑然不觉。

    我心中暗笑,叫你小子不信,这回道长给你现身说法,看你还信不信。

    黑气很快就不再冒出,卫生间内的金光与符箓也渐渐消失,教学楼中的温度上升了好几度,以前那种阴冷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

    虽然尘埃落定了,但是刚刚的那一幕却像是被刀子刻进了我心中。直到今天我依然还记得神剑杀鬼的那一幕,和涤尽阴气的金光。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武侠梦,即使垂垂老矣的老年人也一样,更别说是仙侠了,后来我走上出道这条路和这一天所看到的一切有很大关系。

    往往人们在一无所知时被震撼心灵所留下的记忆才是最深的,从这一天开始,我有了一个仗剑走天涯,除魔卫道的梦想。

    “嘿!你俩小兔崽子真不行,鱼都上钩了也不知道跑,里面阴气太重,我喊你们也听不见。”

    我俩还在那里发呆,出尘道长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们身后来了。

    我一回头,只见他左手拿着一袋麻辣香干,右手拎着一瓶牛二,正边吃边喝呢。

    这副形象,再加上灰么了烂的道袍,任谁都难以相信他是一个高人,可人家这本事还用证明吗?

    “出尘道长,你就是老神仙啊,我算是长见识了!”赵齐天上去就要给出尘道长一个拥抱。

    出尘道长被吓了一跳,往后一蹦,瓶子里面的酒都洒了出来,“你特么的别碰我,一身屎!”

    我和赵齐天看了看对方,不由得相视大笑,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身上脏得好像刚从化粪池里面爬出来一样。

    我问道长那神像的事情解决了没有,道长说刚刚请黄巾力士把他押到酆都城去了,那东西作恶多端,灰飞烟灭算便宜他,以后再有人供奉那神像也不用怕了,他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只不过……

    我一听只不过三个字心里一凉,忙问道长怎么了,不过道长只是灌了一口酒,说都是命数,天机不可泄露。

    我怎么追问道长也不肯说,只好放弃。

    打发了我,道长对赵齐天说镇压聚阴养煞地的风水局明天再布置,今天太累了,并让赵齐天把那一百万趁早给他汇过去。

    我疑惑地问道长你这么厉害不是应该不收钱吗?就像电影里一样。

    道长呸了一口,说那都是扯犊子,出家人就不用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