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十九章 浮出水面
    令我吃惊的不是他让我撞豆腐的调侃,经历了这些事我用面条上吊的心都有了,我不解的是他为什么叫我妹夫。

    没等我琢磨明白呢,他忽然对着我邪魅一笑,下一刻,他变成了黄鼠狼的造型张着大嘴就向我扑了过来。

    森白的獠牙上还在滴着鲜血,凶恶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栗。

    “啊!”我吓得大叫一声。

    缓过劲来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一阵阵的后怕,这梦做得也太真实了,如果不是此时身在寝室而不是那废弃的教学楼,我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梦。

    坐在床上缓了半天,目光游走间我赫然发现窗户上的血都不见了。

    难不成真的不仅仅是一个梦?那清风已经被黄天林打跑了?

    如此想着,我顿时激动不已,没想到我命不该绝,居然被来历不明的大舅哥给救了。

    我正打算起来洗把脸去吃早餐,张影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

    “劳动节你还活着吗?”张影打趣道,能够接电话足以说明我没事了。

    “我没事,那血手印也不见了,对了,影儿你是独生子女吗?”我反问。

    “当然了,怎么突然问这个?”张影的语气中带着深深地疑惑。

    “那你有姓黄的表哥堂哥什么的吗?”虽然明知道救我的黄天林不可能是人,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幻想。

    “我家亲戚还真没有姓黄的,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开始打听我家里人了?”电话那边的张影似乎开始刷牙了,说话含糊不清。

    “没事没事,你先忙着,一会儿教室见。”我岔开了话题挂断电话。

    我没敢将自己的梦说出来,不然张影肯定要不开心了,我和她处着对象呢,却冒出来一个她不认识的大舅哥,这事儿换成任何一个姑娘都会不高兴。

    既然不是张影,那就只能是小白了。可小白是狐狸啊,怎么会有一个黄鼠狼大哥?而且如果她要救我为什么不亲自来?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天下胡黄是一家,沾亲带故的多得是,黄天林并不是小白一奶同胞的亲哥哥。

    我发现自己有些想念小白了,毕竟是小时候的玩伴,现在又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从开学到现在一次都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跑哪去了。

    洗漱过后在校门口吃了早餐,来到教室我发现张影已经坐在座位上了。

    原本我们这一届的文学系就只有八个学生,林倾城退学了,赵齐天搞工程去了,如今就剩六个。

    肥龙和周彤处于热恋期,经常性的旷课,老王和老吴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样一来经常上课的除了我俩之外就只剩李思思和娘炮了。

    果然,今天肥龙和周彤又没来,一共就这么几头人,老吴也没点名,扫了一眼之后叹了口气,说肥龙和周彤没正事,一周就那么几节课也不来。

    李思思和娘炮在那里琢磨化妆,张影可能是昨天因为担心我没睡好,没多大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老吴甚为无奈,就剩我这么一个听众了,干脆让我到讲台上自己看笔记本上的ppt,她也跑到下面玩手机去了。

    我整个人都凌乱了,这是神圣的大学啊,神圣的课堂,上课这么严肃的事情居然变成了这样……

    然而,今天的课却深深地吸引了我,东北萨满文化。

    随着阅读我才发现,原来在古代萨满是个很严肃的职业,负责与天地神灵沟通,以得到启示,那时他们只是崇拜动物。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萨满演变成了出马仙,崇拜动物变成被动物主导,很多祭祀祈福的方式也失传了,只剩下跳大神这一个科目。

    不得不说这是文明的悲哀,和现代社会浮躁的人心有很大的关系。

    我正看得入神,一个头戴安全帽的工人敲了几下门就推门而入。

    一看到教室里面这个场景,工人有些惊讶,估计是在想大学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他看我站在讲台上以为我是老师,就对我说:“老师您好,我是新教学楼工地的,我们老板让我来请一个叫秦五一的学生过去。”

    赵齐天找我?我看向了下面玩手机的老吴,老吴头都没抬,摆了摆手。

    我合上笔记本走向教室门,我都走到门口了,那工人大哥还在那里杵着,我对他说道:“大哥走啊。”

    工人蒙了,呆呆地看着我。

    “我就是秦五一。”我无奈地解释道。

    “啊?”工人虽然懵逼,但还是和我一起走出了教室。

    路上老大哥问我是不是老师,我说不是,并问他赵齐天找我什么事。

    然而老大哥一问三不知,只说老板让他来请我过去,并没有说什么事情。

    我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心中起疑,赵齐天找我肯定不会是小事,难不成和那神像有关?

    我现在对那神像已经有些神经敏感了,任何可能和其有关的事都会让我心惊胆战。

    来到工地,赵齐天就站在大门口等我,一脸的凝重,我很少见到他这个表情,不由得心中一凉。

    工人看到赵齐天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门口只剩我和赵齐天两个人。

    “出什么事了?”我直入主题。

    赵齐天鬼鬼祟祟地扫视四周,确定近处无人后这才把我拉到了一个角落。

    “给你看个东西。”赵齐天说着拿出了手机,打开相册。

    照片很暗,是晚上拍的,角度也很诡异,可以肯定是偷拍的,地点正是工地里面的教学楼。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双手捧着一个东西,我放大一看,卧槽!这不是是那神像吗?

    向上拖动图片一看,大爷的,这人居然是校长!

    赵齐天自然看到了我的表情,手指一划,又时另一张图片。

    在那间教室中,校长弯着腰往神像前的香炉中插香,身后还站着一个道士打扮的人,不过看不清相貌。

    这张好像是在窗口位置拍下来的,也不知道拍照者是怎么办到的。

    赵齐天收回手机,对我摊了摊手。

    “这两张照片你从哪里弄到的?”我问赵齐天,如果这两张照片是真的,那事情就大条了。

    赵齐天又看了看四周,对我说道:“你小点声,这是我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渠道搞来的,你看到第二张照片了吧,那是无人机拍的。”

    “前两天脚手架倒了,砸伤了两个工人,我没少赔钱,可是那脚手架结实着呢,我觉得有些不对,就找懂风水的人给看了一下,咳咳……风水可不是迷信哈。”

    “这一瞧不要紧,你猜怎么着,人家说这里是聚阴养煞的地方,如果是坟地就要出僵尸,好在建了教学楼,学生阳气重,人又多,这才能压一压。”

    “可是即使如此,也会出意外,那个化学哥不就死得挺惨的?那高人还说了,这里聚集了不知道多少妖魔鬼怪,那个神像放在这儿对里面的清风修行有很大好处。”

    “还有,人家说我八字特别硬,所以承包工程才没闹出人命,工人只是受伤,换成别人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而且教学楼建成了也不会太平。”

    赵齐天的一番长篇大论给我说得一愣一愣的,如果不是他一脸严肃,我还以为他给我讲故事呢,又是聚阴养煞又是八字硬什么的。

    “你现在也信这些了?”我问赵齐天。

    赵齐天叹了口气,说道:“我倒是不想信,可是我现在手底下这么多人呢,我总得为他们考虑考虑吧,身不由己啊。”

    我一阵沉默,他说的对,人的理想信念与处世之道不是不能改变,这都要看促使你改变的筹码有多重了。

    其实我挺替他悲哀的,若非没有办法,谁会愿意去改变自己已经习惯了的处世之道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我问赵齐天。

    “我要是有办法就不叫你来了,这个工程校长可是甲方,我现在也犯愁呢,要说这事跟我也没太大关系,坚持把工程保质保量干好,以后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也和我没关系,除非是楼塌了。”

    “可是我真怕工人再出事,万一出了人命咋整,再说了,新教学楼建成后就这个情况恐怕也不能消停了,如果我不知道这些事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不管的话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听赵齐天这么说不由得笑了,不愧是我的铁哥们,这正义感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和那些无良工程商简直格格不入。

    可是就像他说的,学校是校长的,他只是承包了教学楼的工程,不敢也不能和校长作对,这样一来就麻烦了。

    赵齐天见我不说话也不催促,点燃一根烟开始做沉思状。

    校长供奉那神像肯定是有目的的,他那个地位的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这样一来我们如果乱来会不会惹上麻烦?

    之前我们和那清风发生的事说不定都被校长知道了,只不过这些事不能拿到明面上说罢了。

    就在我帮赵齐天想办法时,他忽然说话了,“其实那个高人出了个主意,但是需要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