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十八章 黄天林
    靠!我心中暗骂了一声,你把手印印在外面也就罢了,你印在屋里宿管大爷还以为是我搞得呢,说不定又要扣分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随手抓起一块抹布就过去擦,擦着擦着整块抹布就都被血液浸透了,弄得我满手都是,玻璃也被我擦得魂儿画的(埋汰),但是那手印却怎么都擦不掉。

    这就好像玻璃是一个生物被割破了大动脉一般,血流不止。

    我涮了好几回抹布,但是毫无效果,怎么也擦不干净,累得我一身汗,只好放弃了。

    这清风也是个人才,搞出来这么个东西恶心人。

    我不擦了,血还在流,但是流到一定程度就停下了,半面玻璃都被我弄得满是血迹,看起来就渗人,好像命案现场一样。

    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我本打算装不在的,但是敲门的人居然直接推门进来了,正是宿管大爷。

    完蛋了!我心中暗暗叫苦,把玻璃弄成这样,被臭骂一顿不说,还要扣分。

    然而,宿管大爷似乎根本就看不到玻璃上的血和手印,对我说道:“秦五一,你的快递都在下面放了快两个月了,是不是给忘了?”

    说着,宿管大爷推进来一个箱子,还没等我道谢就叼着小烟离开了,临走还嘀咕了一句,什么玩意儿,死沉死沉的!

    我看着那个大箱子,满心的疑惑,这是什么情况,从开学到现在我也没在网上买过东西啊。

    这纸箱足有老式彩电那么大,我走过去推了推,确实分量不轻,也是难为宿管大爷了,居然帮我拿上来了。

    我在纸箱外面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邮单,不由得心中起疑,这东西到底是谁寄来的,为什么连邮单都没有?

    不过既然确定是我的我也就收下了,白给的东西谁不要,何况这么大的体积,说不准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呢。

    我其实并不是一个贪图小便宜的人,但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天与弗取,反受其咎。

    小心地划开胶带,我打开了快递箱,里面的东西吓得我直接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撞到床架上。

    这箱子里面装的居然是一只老黄,所谓老黄就是黄鼠狼,东北也叫它们黄皮子,黄大仙。

    按理说黄皮子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动物而已,即使冷不丁看到也就是吓得一毛楞罢了,但是这只居然是活的,它的身体盘起,近乎占据了整个纸箱,脑袋在最上面,圆溜溜的眼睛正好和我视线对上,还眨了眨。

    我刚后退,它就从箱子里面窜了出来,一出箱子就没了踪影。

    我缓了好半天才镇定下来,不是吧,这快递居然邮的是活物,老大爷说在下面放了快两个月了,两个月不吃东西,这老黄居然没事,而且为什么它一窜出来就不见了呢?

    当然,最让我好奇的是这东西是谁邮给我的,又出于什么目的这样做。

    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那清风干的,他要对付我完全不用这样,而且如果是他送来的,那黄鼠狼就不会没影了,而是会咬断我的脖子。

    我快步走出寝室,直奔门卫室,找到了躺在躺椅上抽烟的老大爷。

    “大爷,您刚给我送上去的快递是哪个快递公司送来的?”是的,我打算去查一查,到底是谁给我寄的东西。

    “什么快递?”老大爷疑惑地看向了我。

    “您刚送上来的快递。”我被反问的有些头大,这老爷子刚送上来就忘了?

    “快什么递?”老大爷又问。

    “您刚给我送来的快递啊!”我挠了挠头,怎么沟通起来这么费劲呢。

    “快递什么?”老大爷比我还要疑惑。

    “……”

    经过一番让我快要吐血的沟通后,我终于得到了答案,老大爷刚才根本就没给我送什么快递,他一直待在这里。

    回寝室的路上,我不停地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鼠狼可是很邪性的动物,一个清风就已经让我头大了,如今又出来一个黄鼠狼。

    它窜出来就不见了,保不齐还在我寝室里面,有了小白给我打的预防针,我已经能够接受动物成精的事实了。

    回到宿舍,我对着各个方向都拜了拜,“黄大仙,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这儿麻烦事还一大堆呢,您要是没啥事就把我放个屁放了吧。”

    “噗!”我刚说完,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嗤笑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和我差不多。

    我连忙扫视整个寝室,但是什么都没看见,诡异的情况让我手心直冒汗。

    “大仙,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和我说,我保证满足您,您可别吓我啊。”我哆哆嗦嗦地说道,已经开始往门口退了。

    然而,等了好久,屋子里面却再也没了动静,仿佛我刚刚是幻听了一样。

    我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这才回到床铺坐下,心中暗骂老天不讲究,为什么这些事都让我遇到了。

    小白、沈红蝶、那个神像中的清风、黄鼠狼,这些妖魔鬼怪普通人终其一生也不会与之打交道吧?

    很多人都想自己能够与众不同,甚至主动琢磨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我却只想安安稳稳的活着,上大学,再娶妻生子,找个安逸的工作,终此一生,但似乎从我出生开始,这就是一个美好的奢望。

    无论是老和尚说得夙世因缘,还是姑奶口中的狐仙太奶,这一切似乎都注定我不能清淡地度过这一生。

    看着头顶的节能灯,我很想问一句为什么是我。

    心中害怕不敢睡觉,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睡着的。

    这是一个极其真实的梦,我站在废弃教学楼的那间教室中,眼前就是那诡异的神像。

    我想逃走,但是双脚好像被钉在了地面上一样,根本就挪不动。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神像冒出黑气,在我身前渐渐凝聚,最终形成和神像造型一样的一个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以这个形象出现,以前都是黑影,看不清具体样子。

    然而他的造型却惊呆了我,身上了衣衫残破不堪,裸露在外的身体都没有了皮肤,鲜血淋漓的。

    他那双充满了负面情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害得我好惨啊!”

    这森冷的声音让我全身都打起了寒颤,我跑不掉,想要开口辩解自己什么都没干,但是却张不开嘴。

    那清风满脸狞笑盯着我,没有脸皮的一张脸令人作呕,“你毁了我的道行,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今天我就吃掉你的魂魄,占了你的肉身!”

    说着,他独臂一晃,那把鬼头大刀消失了,只见他伸出通红的手,掐向了我的脖子。

    我能够感受到死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当时我都已经绝望了,就在他那只手将要碰到我脖子时,一柄银色长枪刺了过来,伴随长枪到来的是一声厉喝,“你这被扒了皮的清风好大胆,什么人都敢动!”

    看得出来,那清风被吓得够呛,慌张地收回手,退了好几步,险些被枪尖刺穿手掌。

    我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了,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声音有点耳熟,仔细一想,我去!这不是之前我在寝室里听到的嗤笑声吗?

    难不成是那个黄大仙?如果是他,他又为什么要救我?

    “乒乒乓乓!”

    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在我耳边响起,我忽然发现自己能动了,连忙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一个身穿黄色短袖,蓝色牛仔裤,脚踩运动鞋的青年正拿着一柄两米多长的长枪和那清风打成一团。

    虽然青年的打扮配上那长枪有些不伦不类,但不得不说他真的挺帅,而且他完全是在压着那清风打。

    “哪里来的小黄皮子,居然敢坏我的好事!”之前被人嘲讽,那清风不愿意吃亏,骂了回去,他的话也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想。

    还真是那个黄大仙,可他为什么要帮我呢?

    “特么的,我黄天林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狂的,今天我非得捅死你!”黄大仙,不,应该说是黄天林被刺激到了,手上的长枪猛地泛起红色的光晕。

    只见黄天林身体一旋,腾空而起,长枪像棍子一样携带风雷之音砸向了那清风。

    我看得瞠目结舌,这是在拍武侠电影吗?

    那清风眼睛瞪得老大,怪叫一声,鬼头大刀冒出黑气,来了一个举火燎天。

    “叮!”那清风被砸得一个踉跄,身上冒出丝丝黑气,黑气消散在空中,他看起来似乎受伤了。

    “这件事我记住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清风咬牙放了一句狠话,下一刻就没了踪影。

    “马德!有种你别跑啊!”青年长枪斜指天空骂道。

    “多谢大仙救命之恩,您看我怎样才能报答您?”死里逃生的我激动地对黄天林说道。

    “妹夫不用客气,大哥我就是专程来救你的,不过你这也太水了,我要是你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黄天林对我摆了摆手。

    “嘎。”我呆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