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十七章 地藏菩萨本愿经
    老和尚带着我和张影在寺庙中穿行,来往的僧人纷纷同他见礼,这更加让我坚定了心中的想法,他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张影不停地小声问我香炉上莲花的事情,可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好说是菩萨显灵了,让她放心,我们的事情肯定能够解决的。

    老和尚一路带着我们来到一处禅房,禅房布置地很朴素,除了一铺床一张桌子一方蒲团和日用品之外再无其他。

    “二位施主,请坐。”老和尚指着木板床邀请我们坐下。

    我和张影犹豫了一下,没有坐过去,坐别人的床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何况对方还是个出家人。

    老和尚见我们不坐也不客气,自己坐了上去,我和张影面面相觑,果然是高人,行事不拘泥于常理。

    “不知大师叫我们来……”我挠了挠头发,心中有些期待。

    “我观这位男施主乌云盖顶,印堂发黑,怨气缠身,想必是遇到麻烦了吧?”老和尚对我说道。

    我大喜过望,果然是高僧啊,一眼就看出我遇到事了。

    我连忙一鞠躬,“大师说得没错,还望大师慈悲为怀,救我一命!”

    老和尚摆了摆手,“施主与地藏王菩萨有缘,又恰好与我相遇在地藏殿,我岂有坐视不管的道理,只不过……”

    “不过什么?”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的狗命有救了,老和尚这一个不过又让我的心揪了起来。

    “唉……施主夙缘孽障太深,老僧我有心相帮也不好直接插手,须知一饮一啄皆有定数,今日我强行帮施主解决只会让这孽缘结得更深。”老和尚长叹了口气说道。

    我心里咯噔一声,夙世因缘,孽障太深,难道说我上辈子不是好人,这是遭报应了?

    老和尚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微微一笑对我说道:“施主不必妄加猜测,须知人生就是一条长路,不走下去怎么能知道通向哪里呢?”

    我被老和尚说得晕乎乎的,原来他不仅是一个佛学家,还是一个哲学家。

    “大师,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张影见我被绕蒙了,忙问道。

    老和尚将挂在手腕上的念珠摘了下来,递给我,我忙接了过来,一看,念珠共有十四颗,中间用一个葫芦状的东西隔开,珠子不大,带在手腕上如同手链一般。

    不过那些黑色的珠子居然隐隐有些透明,好像在发着微光,一看就很灵。

    我不知道念珠的作用,便问老和尚。

    老和尚说十四颗佛珠表示观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在,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

    使众生返照自性,获得解脱;使众生旋转知见,苟遇火难,火不能烧;使众生旋转观听,虽遇大水所漂,水不能溺;使众生入于罗刹鬼国,鬼自灭恶。

    使众生六根消复,临当被害,刀段段折坏;菩萨明照十方,使众生不受药叉、诸幽冥所害;使众生不受虚妄声尘系缚;使众生行于险路如行坦途,遇贼不受劫。

    使性多婬者,不生色念;使怀忿记恨之人不生瞋恚;使一切昏钝无善心之人远离痴闇;使无子众生,欲求男者,令得生男;使无子众生,欲求女者,即得生女;

    使众生持观音名号者,所得福德与恒河沙数无异。

    每称颂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尊号一遍,拨佛珠一颗,即可消无边罪孽,得无量功德,遇到佛头,即那个葫芦状的珠子,不可越过,需调转珠子重新念诵。

    我听后大喜过望,这珠子如此灵验,那清风必定是要害怕的。

    老和尚又送给我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送了张影一本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告诉我们闲暇之时便诵读,功德无量,但不能对佛经不敬,如果不想要了就给他送回来。

    这两本佛经看起来就很古老了,是线装的,想必是老和尚自己用的,如此宝物我怎么会不要呢?

    送了我们东西后老和尚就脱去鞋子,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好似入定了一般,任凭我们怎样询问都不再说话。

    我和张影千恩万谢一番,这才离开禅房,顺手关上了门。

    离开寺院我就把老和尚送给我的念珠套在了张影的手腕上,虽然知道这念珠能保命,但我更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张影大吃一惊,想要摘下来,但是被我制止了。

    “你被那清风附身过,说不定他会找你的麻烦。”

    “那你怎么办?”张影着急了。

    我笑了,“上一次他都拿我没办法,这次也一样,你可千万不要转送给别人啊。”

    我是个认死理的人,张影拗不过我,只好收下了佛珠。

    同张影一起在学校的食堂吃过午饭后,我们就各自回了寝室。

    一进寝室我才发现娘炮的床铺已经空了,上面留了一张纸条。

    “劳动节,肥龙,哀家实在是怕鬼,就搬出去住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我摇了摇头,不能怪娘炮不仗义,遇到这种事谁不害怕,何况那清风又不是冲着他来的。

    窗户上的血手印还在那里,很扎眼。

    肥龙没回来,我看着手中的地藏菩萨本愿经,忽然生出了诵读的冲动。

    洗了洗手,我便坐在自己的床铺上打开了经卷。

    开篇便是香赞,炉香乍爇,法界蒙薰,诸佛海会悉遥闻,随处结祥云。诚意方殷,诸佛现全身。

    又诵净口业真言、净身业真言、净意业真言、净三业真言、安土地真言、普供养真言,又有觉林菩萨偈。

    后又有一赞,稽首本然净心地,无尽佛藏大慈尊。南方世界涌香云,香雨花云及花雨。宝雨宝云无数种,为祥为瑞遍庄.严。

    天人问佛是何因,佛言地藏菩萨至。三世如来同赞叹,十方菩萨共皈依。我今宿植善因缘,称扬地藏真功德。

    慈因积善,誓救众生。手中金锡,振开地狱之门。掌上明珠,光摄大千世界。智慧音里,吉祥云中。为阎浮提苦众生,作大证明功德主。大悲大愿,大圣大慈。本尊地藏菩萨摩诃萨。

    不知为何,读到这里我就哈赤流星的了,双眼的眼皮都好像变成了粘不沾,需要用尽力气才能撑开,全身的筋肉也一阵阵地发麻,抽筋了一般,心中生出想哭的冲动。

    当时我是不知道的,地藏经灵感第一,无论是谁读都会有感应,夙世因缘越多,这感应就越强烈。地藏经能够消业缘,人们读地藏经就是在和冤亲债主进行拉锯战。

    接下来是开经偈,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这四句话我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挤出来的,越往后越艰难,但我骨子里就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强撑着眼皮一字一句地诵读着。

    渐渐地,我已经看不见寝室中的其他场景,眼中只有手中的经卷,上面的文字好像变成了一个个光点,我每读出一个字,就有一个光点跃出纸面,在我身边盘旋。

    ……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念完最后的回向时,我整个人都已经虚脱了,抬头时我隐约看到身前有着许多黑影,他们盘膝坐在寝室的地面上,面向着我,但是模糊不清,看不到相貌。

    然而不知为何,看到他们本应该害怕的我心中却生不出一丝恐惧,只有无边的惆怅与悲凉。

    此时天已经黑了,我身边环绕着的金色光点是唯一的光源,它们大部分都飞向了那些黑影,融入他们的身体,剩下的进入了我的身体。

    随着这些光点进入身体,我感觉精力与体力都恢复了不少。

    下一刻,那些黑影齐齐地站起,双手合十,对我一拜便没了踪影。

    心神一阵恍惚,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双腿因为盘坐太久已经被我压麻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我不会那种五心朝天的打坐方式,双脚都被我压在大腿下面,我当时感觉两只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寝室里没有开灯,我抹黑小心翼翼地将经卷放在一旁,双手掰着又疼又麻的大腿。

    缓了好半天,我才找回我的两条腿,心中感叹这打坐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活儿。

    打开灯,我看了一眼手机,居然有几十个未接来电,都是张影打过来的。

    我手机并没有静音,但是却一个都没听到。

    我连忙播了过去,张影秒接。

    “你这一下午都干什么去了,打电话也不接,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张影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责怪。

    我不敢反驳,先哄了她一阵才解释自己是在读经文。

    张影终于消气了,原来她最开始只是打电话确认一下我的安全,我没接才一直打的。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行的男生宿舍楼门卫大爷就是不让她进来,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上面有人来检查。

    她问我要不要到外面再躲一晚,我拒绝了,该来的总会来,我也不能一直躲下去啊。

    张影叹了口气,说让我小心点,有事就给她打电话。

    我挂断电话,扫了一眼窗户,那个血手印居然跑到屋里来了,还顺着玻璃在往下淌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