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十五章 又见神像
    “哈哈!好根骨,好仙架,比那小胖子强多了,我果然没有看错!”那清风的声音从我身体中传了出来。

    当时我全身上下,包括眼睛,都已经动不了了,只能看到大表哥气急败坏地冲向这边。

    意识在飞速地流失,我心中暗暗叫苦,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这样的事呢?

    终于,我再也抵抗不住那寒意的侵袭,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在我意识完全消失的之前,我隐约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却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声音有些熟悉,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判断是谁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肥龙旁边的病床上。

    赵齐天正坐在我窗边扣手机,肥龙已经醒了,抱着一桶巨大的农夫山泉咕咚咕咚地灌着。

    赵齐天第一时间就发现我醒了,激动地把手机一扔,“卧槽!老铁你再不醒就要变成睡美人了!”

    一问赵齐天我才知道,我这一昏迷就是七天,肥龙在我晕倒当天就醒了,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特别虚,比以前更加能吃能喝了。

    肥龙对我舍身相救的事情非常感激,扬言以后我要是有事了绝对不含糊。

    我问他们后来发生什么事了,但赵齐天说当时他在走廊中什么动静都没听到,只是周彤没多大一会儿就跑出来了,直奔卫生间。

    后来周彤的表哥叫他进来他才发现我晕倒外地,和大表哥一起将我抬到床上,赵齐天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也出事了。

    然而大表哥对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说肥龙已经没事了,好好养养身体就好,至于我,几天就能醒。

    赵齐天看到肥龙脸上的红线已经没了,自然无法怀疑大表哥。

    大表哥谢绝了赵齐天对他提出的晚饭邀请,急匆匆地离开了。

    这几天我一直都没醒,赵齐天急坏了,可是我的生命体征都正常,而且周彤联系了她表哥好几次,她表哥非常肯定我啥事没有,于是只好等我醒来了。

    赵齐天问我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揉了揉脑袋,虽然昏迷了七天,可是我连一个梦都没做,就好像睡了一觉。

    略一回忆,我将那天发生的事同赵齐天和肥龙叙述了一遍,当然,其中添加了很多艺术的夸张手法,雷得两个人目瞪口呆。

    “后来呢?那个清风呢,不会再回来找我吧?”看得出来肥龙是真的害怕了,不停地大叫。

    “你快消停点吧,就算再来也是找劳动节,你安全了。”赵齐天一脸的鄙夷。

    意识越来越清醒,但是我脑海中却出现了很多问题,为什么当时屋里闹出那么大动静,外面的赵齐天什么都没听到,医院的隔音可没那么好。

    我都已经被那清风附身了,到底是谁救下了我,是周彤的表哥吗?

    我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那个女声是谁,是胡小白还是沈红蝶,亦或者是别人,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又做了些什么?

    那个清风到底有没有被解决,如果没有会不会再找来?

    然而,这些问题因为周彤表哥的拒绝透露都无法得到答案了,但我恰恰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这种面对着迷题无法解开的感觉让我好生难受。

    “别想那些没用的了,从开学到现在你请两次病假了,一节课都没上,老吴和老王虽然好说话,但万一真的挂科了怎么办?”赵齐天抬起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顿时回过神来,是啊,自己好不容易才考上这所大学,万一不能顺利毕业怎么对得起家里人。

    赵齐天虽然也能帮我,但买一个大学毕业证要花多少钱,这人情我一辈子怕是都还不上,而我恰恰是一个不喜欢欠人情的人。

    身体什么事都没有,我很快就出院了,至此我才真正的体会到大学生活的乐趣。

    赵齐天和林倾城分手了,因为林倾城想要赵齐天给她买一辆车,但是很不幸地被赵齐天发现她和大二理工系的一个男生不清不楚。

    我们宿舍集体出动,将大二那货打了个头破血流,林倾城被赵齐天痛骂了一顿,退学离开了。

    周彤和肥龙倒是打得火热,当真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经历了那件事之后肥龙虽然饭量见长,但是身体居然瘦下来了,即使比普通人还是要肥一点,但与之前已经是天差地别。

    胡小白和沈红蝶一直都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胳膊上的守宫砂还在,我简直要怀疑她们就是我梦中的人物了。

    张影同我的关系越来越暧昧,明眼人都能看出怎么回事,但我们却一直都没有挑明,因为我已经将守宫砂的事情告诉了张影,她怕我受到伤害,我也怕一妖一鬼找她的麻烦。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已经步入正轨,能够顺利地享受大学生活时,变故发生了。

    由于感情上受到了挫折,赵齐天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替他爸忙活着废弃教学楼拆迁的事情。

    他爸是个农民,虽然有钱,但对这些事却不了解,而赵齐天也即将步入社会,他爸就将整个工程都交给了他,当做他锻炼的机会。

    那天我正在电脑前打着穿越火线,赵齐天的电话忽然打来了,我忙接起。

    “这不赵日天赵大忙人吗?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我调侃着他,他已经很久没回宿舍了,机械键盘上都落满了灰尘。

    虽然从小玩到大,但我知道上了大学之后我们在一起玩耍的机会必定越来越少,家境的差异注定我们会走上两条不同的路。

    “劳动节,你来工地这边一下。”赵齐天说道,我能听出他的语气中充满了焦虑。

    “好。”我没多问,既然有事去了就知道了。

    走到宿舍门口我遇到了张影,今天的她打扮得很漂亮,如云的长发用一根红绳束在脑后,画着淡妆,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

    “我正要去找你呢,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吧。”张影一看到我就迎了上来。

    我说赵齐天找我有事,要先过去一趟,张影说反正她也没事干,要和我一起去,我没有理由拒绝,便带着她一起去了。

    废弃教学楼已经被围了起来,有了工地的雏形,钩机铲车来来往往,有条不紊,不得不佩服赵齐天,身为一个学生他真的很了不起。

    我和张影被门卫拦住了,老大爷告诉我们学生不能进这里。

    我说赵齐天叫我们来的,老大爷打了个电话确认一下便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安全帽。

    我们在教学楼下面遇到了赵齐天,西装革履的他已经有了老板的气质。

    “什么情况?”我问赵齐天。

    赵齐天对我们笑了笑,我这才在他身上找到一些从前的影子。

    他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带着我们进了教学楼,直接上了三楼。

    眼看着赵齐天走向那间教室,我心中生出了极度不好的预感,张影也下意识地挽住了我的手臂。

    门打开,我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个神像居然又出现了,还是放在供台上,一切都和我们最初来的时候一样。

    “这……”我感觉脚底都在冒凉风,没敢进门。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最近已经开始施工了,一个工人发现告诉我的。”赵齐天说道。

    教学楼中的桌椅板凳都被清理出去了,这供台是如此的突兀,虽然没有站在正对面,但我总是觉得神像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

    张影估计是想起了之前被附身的事情,整个人都有些哆嗦,赵齐天见状关上了教室的门。

    走出教学楼,我的心中已经蒙上一层阴霾,赵齐天招呼过来两个工人,嘱咐他们处理掉神像,这两个工人看起来也不信这些,满口答应下来就进了教学楼。

    “还记得周彤表哥说的吗?我怀疑学校里面有人供奉这神像。”赵齐天说。

    “马上就要建新的教学楼了,就算有人供奉也不会再来了,而且这段时间也没什么怪事发生,我劝你少招惹这些事情。”我对赵齐天说道。

    赵齐天沉默了,虽然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些事,但毕竟亲身经历过。

    替老爹承包了这个工程的他已经不敢像以前那样肆意妄为了,如果工程搞砸了赔钱不说,还要辜负他老爸的期望,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闲聊了一会儿我和张影便离开了,赵齐天和我说如果出了什么事一定要通知他,他会想办法的。

    和张影一起在校外的肯德基吃了一顿午饭,期间张影一直闷闷不乐的,我知道她是在担心那神像的事情,只好一直宽慰她。

    毕竟是小女生心态,在我的花言巧语攻势下,张影很快就忘记了烦恼,兴高采烈地要去看电影。

    我虽然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但心中已经乱成一团,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向姑奶求救。

    毕竟姑奶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早就不接手这些事,之前若非出事的是我,她未必会管。

    迷迷瞪瞪地和张影一起走进了电影院,我忽觉身后似乎有人跟着,但回头一看只有熙熙攘攘的人流,没能发现任何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