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十三章 真正的高人
    我好奇地问大表哥清风是什么,他说所谓清风就是鬼魂机缘巧合之下踏上修行之路,有了本事,男的叫清风,女的叫烟魂,特别厉害的就叫碑王。

    当然,这是他们出马仙用的称呼,别人怎么叫的都有。

    因为人活着的时候就受七情六欲所困,死了多数都会性情大变,所以清风烟魂行事多凭喜好,待人接物喜怒无常,不像胡黄仙至少还有点规矩。

    而我们所招惹上的那个是修了邪法的清风,如果说普通清风是精神病,那他就是精神病中的精神病,而且是攻击性的那种。

    至此我更加觉得刘大师是个逗比了,别说你是一个什么本事都没有的骗子,就算你真有点本事和一个精神病谈判能有啥好下场。

    说句难听的,你问一句你是谁,人家就一个大嘴巴子,还没等你说下一句话呢,砖头子都拍脑袋上了。

    搞清楚了对手是谁,接下来就是战术问题了,我问大表哥怎么处理这件事。

    大表哥反问了我一句,确定当时打破神像那黑影就消失了?

    我和赵齐天纷纷给予肯定的回答,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两个早就完犊子了。

    大表哥点了点头,说这样看来那黑影只是一口气化出来的分身。

    我当场傻了,一个分身就这么厉害,要是碰到本体我们还有活路吗?

    周彤担忧地问她表哥能解决吗,大表哥说他尽力而为。

    我们纷纷表示强烈的感谢,大表哥却摇了摇头,说这样不修正道的清风在地府都是通缉犯,说白了他要真能拿下这清风,还会得到一番好处。

    我恍然大悟,原来下面的制度和上面也差不多啊。

    大表哥取出了一张纸,一边在上面写字一边和我们说事情可能还要糟糕一些,神像能够出现在废弃的教学楼中,还被放在供台上,这说明有人供奉。

    能供奉这种邪恶的清风,怕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而且那教学楼的风水似乎也不太好,不过他不精通风水,看不出具体。

    大表哥还说,如果真要是供奉神像的人跳出来了,事情就会特别麻烦,因为和人打交道比和鬼魂打交道难多了。

    如果对面和你撕吧起来你还手了,下手重了,那就要到铁窗内闭关去了,你和人家说有神神鬼鬼,人家只会当你是精神病,如果不还手,或者下手轻了,那就要丧命。

    说着大表哥已经写好了,将纸条递给我,说叫我们去准备这些东西,务必要按他写的找,数量、大小、材质、颜色都不能有一点差错。

    我看着纸上的内容直懵逼,黑狗血二斤二两,要五年以上的黑狗被杀死时最先流出来的血,酥油灯七盏,要能烧一天一夜那种……

    林林总总地列了十几项,我大多数都没听说过,大表哥又跟我们仔细地解释了一下大概哪里能买到。

    搞明白之后赵齐天风风火火地离开了,我和周彤留下来协助大表哥,因为他说还要做一些其他准备。

    赵齐天离开没多久,大表哥看了下时间,叫周彤去不远的佛店买一个香炉,顺便要点香灰,必须是佛堂的香灰,再买一盒两块钱那种没有竹签的香。

    周彤记下,一边掰着手指一边走出了病房。

    屋子里只剩我和大表哥了,我思虑再三,对大表哥说自己也遇到了麻烦。

    既然大表哥是真有本事的,我想问问他能不能帮我把守宫砂给解了,再顺便问问小白和沈红蝶为什么会找上我。

    大表哥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好奇地问我怎么了。

    我将两手的袖子都撸了起来,给大表哥看。

    大表哥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连连摇头,说这事他管不了,他的护身报马也不让他管。

    我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什么鬼,为什么他管不了,护身报马又是什么,为啥不让他管?

    然而,在这之后无论我怎么问大表哥都不说话了,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好像入定了似的。

    我无奈,打开手机百度起来,在我还是一个初中生的时候,江湖上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大事不决问百度,小事不决问QQ。

    如今有了微信,QQ不行了,但百度依旧给力。

    我输入护身报马,看了好几个帖子才明白,原来护身报马是专门保护出马弟子的,一般都是两个,必要的时候一个留守一个送信请援兵,而这个职务多数由胡家和黄家担任。

    事实上我不光了解到了有关于护身报马的知识,还有许多人对出马这件事的个人见解。

    以前从来都不接触这些东西的我渐渐看得入迷了,没想到出马还挺有意思的。

    周彤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从那无比吸引人的知识中脱离出来时,我发现周彤的表哥已经盘腿坐在一张红布上了。

    在大表哥身前的地面上放着一个香炉,鎏金那种,当然,是假的,香炉中插着许多支香,这些香排列成奇怪的形状,更令我吃惊的是香燃烧产生的烟雾居然隐隐形成了一个莲花。

    周彤对我挑了挑眉,虽然她没开口,但我却明白了她的意思,看,我表哥厉害吧?

    我点了点头,没毛病,这家伙还真不是普通人!

    我原本以为大表哥会一直这样打坐下去,没想到他忽然开始运气了。

    不同于我在电影上看到的那种神乎其技,大表哥他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动作,双手从小腹平端到眉心,再缓缓下压回小腹,下压的同时不停地做着吞咽的动作。

    我看得直愣神,这到底是哪门子功夫,一直吸气却不呼出来,那还不得像气球似的被憋爆了?

    然而,大表哥将这个动作足足持续了几十次,还脸不红心不跳的,我偷偷模仿了一次,搞得自己一阵阵干呕,腹部胸部都疼得厉害。

    终于,大表哥不再做这个动作了,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口气打得距离他好几米处那厚实的窗帘都直哆嗦。

    “青冢山上脱横骨,修炼至今已千年。手拿金刀驾铁马,胡家教主胡守山!”

    大表哥口中发出气势十足的中年人声音,我被小白附身过一次,知道此时大表哥已经不是自己了。

    周彤已经呆在了当场,屋里只剩下我一个能说话的人了,我只好担起沟通的重任。

    可是说些什么呢?我也没经验啊,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我有了主意,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老仙家大驾光临,此处蓬荜生辉,祝老仙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早日功德圆满,位列仙班!”

    我连珠炮一般将自己短时间内能够想到的好听话都说了出来。

    大表哥是闭着眼睛的,在我话音落下之后身体摇摆了两下。

    “小金童油嘴滑舌,不过老夫喜欢。”胡守山的声音听起来挺高兴的。

    没等我继续拍马屁,胡守山已经继续说话了,“此番老夫亲自落马登城是为了一观究竟,如今情况尽在心中,后面的事情由我家弟马全权处理,我这就打马归山了!”

    “老仙家您慢走!”我赶忙招呼了一声。

    这老仙走得比来时痛快,只见大表哥晃了两下就长出口气睁开了眼睛。

    周彤很有眼力见,忙扶起了自己的表哥,并为其倒了一杯热水。

    “你们的那位朋友怎么还不回来?”大表哥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有些着急了。

    我不知道赵齐天是不是属曹操的,大表哥刚说完他就推门而入,手中提着两个大黑塑料袋,累得和狗似的。

    将塑料袋放在地上,赵齐天直接瘫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抱怨道:“我的天,这些东西太难买了,我的宝马都要干没油了,还死沉死沉的。”

    大表哥笑了笑,说现在卖这些的人多数都是对这一行一知半解,自然货物不全。

    解释过后大表哥就自顾自地拎着塑料袋在病床前忙活了起来,并吩咐我们拉好窗帘守好门,不要让人进来。

    赵齐天自告奋勇,跑到走廊的椅子上坐着守门去了。

    我和周彤帮不上忙,拉了窗帘后就在一边看着。

    大表哥先是点燃了七盏酥油灯,原来所谓的酥油灯就是巨大的黄色蜡烛,我还真以为是灯呢。

    将七盏酥油灯按照北斗七星的阵势摆在病床周围,大表哥又取出了一个大瓦罐,我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反应过来后眼皮狂跳,这不是丧盆吗?难不成大表哥是以备不时之需?

    好在大表哥只是用这东西装黑狗血,黑狗血倒进丧盆中后,大表哥又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加入了丧盆中,随后用一根柳树条搅拌起来。

    很快,一股震撼人心的臭味在病房中弥漫开来,怎么形容呢,这就好像用高压锅煮屎还加了榴莲和螺蛳粉一样。

    “呕!”周彤干呕一声,直接夺门而去。

    大表哥也是直皱眉头,看起来也不好受。

    我有心想要逃出去,但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留下来看。

    搅拌好了黑狗血之后大表哥又取出了打火机,对着丧盆中已经完全变了颜色的黑狗血就是一点。

    “砰!”我只听到一声巨响,下一刻眼前就都是红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