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十章 刘大师
    当时我还以为是赵齐天或者娘炮的恶作剧,正好肥龙床边有一袋湿巾,我抽出一张就在他脸上一通抹。

    黑线没被擦掉不说,我这么一通折腾肥龙居然都没醒。

    我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了,照着他的肥脸就是两巴掌,“肥龙?肥龙!”

    肥龙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我当即掏出手机给赵齐天打了电话。

    “赵日天!你跑哪去了?”

    “蹦!沙卡拉卡……”

    “我和娘炮蹦迪呢,你来不来?”

    “特么的大白天蹦哪门子迪,你们快回来,肥龙出事了!”我气得够呛,有钱人的快乐我真get不到。

    “马上回来!”赵齐天知道我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

    大概半小时的时间,赵齐天和娘炮就赶了回来,还顺手带回了我点的炸酱面。

    然而肥龙都这样了,我也没啥食欲,胡乱吃了两口就扔到一边。

    “哎呀我的天,龙龙你怎么了?”娘炮扑了上去。

    “这不是你的恶作剧吧?”赵齐天看着肥龙的脸,疑惑地问我。

    我气不打一处来,“我要是能把线画得这么直,至于画太阳还带笑脸吗?”

    “能不能是皮肤病。”娘炮发表了意见。

    赵齐天凑近肥龙看了好半天,“不像,连毛孔都没有什么变化。”

    “会不会和昨天的那个神像……”我还没说完就被赵齐天打断了。

    “别扯,科学社会了,咱们得讲科学,送医院吧。”

    即使昨天出了张影的事情,但赵齐天依旧不相信这些,我也是有点佩服他了,不过不可否认,送医院是正确的选择。

    赵齐天叫了救护车,几个医生护士在我们的帮助下还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肥龙成功地弄到了楼下的救护车上面。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一的一个小胖子被救护车拉走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学校。

    林倾城他们四个三八赶过来想要跟着到医院去看看,但是都被赵齐天赶了回去,说等有结果了再探视。

    刚刚和肥龙有过鱼水之欢的周彤最是激动,非要跟着去,好不容易才被劝住。

    我特地关注了一下张影,今天她给我的印象就一个字,虚,好像一口气生了一套葫芦娃一样。

    即使是每月来的亲戚也不会让她这么虚吧,连走路都要被李思思和周彤架着。

    我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了,难不成那神像有什么门道?

    不过肥龙现在情况不明,我也不敢扯这些,坐上赵齐天的车尾随前面的救护车一起到了医院。

    肥龙因为一直昏迷不醒直接被送进了急救室,我们三个在走廊里等着。

    大概半小时后肥龙被推了出来,医生说什么办法都试了,但你们的朋友就是醒不过来,而且生命体征都正常,皮肤科的专家也帮忙看了,他脸上的不是皮肤病。

    即使如此,肥龙还是住院了,因为他迟迟不醒那就只能打营养液了。

    病房中,我们三个一筹莫展,医院都说他没病我们就真的没招了。

    在我的印象中哈尔滨医大一院似乎是除北京的医院外医疗条件最好的了,这里的医生也都是精英。

    “龙龙,你到底怎么了,你可别死啊……”

    娘炮就连性格都已经女性化了,在那里哭哭啼啼的。

    赵齐天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我见状对他说道:“有些事你不信也无所谓,但是总该试一试,说不定真的把肥龙治好了呢。”

    赵齐天沉默了好久,估计内心极为挣扎,不过最后他还是答应了,毕竟他也不敢拿肥龙的生命开玩笑。

    既然决定了,那么找谁来看又成了问题。

    娘炮自告奋勇,说认识一个在极乐寺旁佛教用品一条街中的一个大仙。

    极乐寺我是听说过的,在整个黑龙江省都很出名,但我没去过,什么佛教用品一条街我就更不知道了。

    我们三个也是病急乱投医,就让娘炮去请他认识的大仙。

    娘炮在那里扭捏了半天也没动地方,赵齐天眼睛一瞪,“你磨蹭啥呢?”

    “前两天买了个包……”娘炮有些不好意思。

    赵齐天翻了个白眼,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够请他来的了,告诉他,如果能把肥龙治好,好处大大的,要是治不好。小心我给他送派出所去,告他宣传封建迷信!”

    娘炮接过钱风风火火地去了,大概一个小时的功夫,我和赵齐天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货终于带着一个人回来了。

    所谓的大仙是个男的,大概一米七出头,带着黑框眼镜,有些胖,本事大不大不知道,反正派头是挺足的。

    “刘大师,那个就是我朋友。”娘炮一指躺在床上的肥龙,估计事情经过在路上都已经讲过了。

    赵齐天懒得搭理刘大师,我又不知道怎么搭话,干脆也静观其变了。

    刘大师来到病床边上,给肥龙把脉,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当年姑奶那种手段。

    恰逢一个小护士来给肥龙挂营养液,看到这一幕给了我们好几个白眼。

    赵齐天脸色更难看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过了好半天,那个刘大师终于收回了手,嗯了一声。

    “大师,我朋友到底怎么了?”娘炮着急地问道。

    刘大师摸了摸下巴,说道:“我看他好像是要出马。”

    出马?我们三个都愣了一下,没吃过猪肉我们也见过猪跑,所谓出马在东北就是说要当大神了。

    反应过来我就觉得这个刘大师有点不靠谱,要说肥龙中邪了我都信,可是出马是什么鬼?

    直到渐渐了解了出马这个行业,我才明白当时是怎么回事,刘大师还算好的,至少他直白,不玩套路。

    如今已经是抹角之年,灵界大乱,什么妖魔鬼怪都跑出来了。

    过去大神是个稀有物品,如今可不是了,在东三省,十户人家有八个供堂口,五个给人看病。

    其实这五个里面一个有真本事的都没有,或者说,一万个人里面真有本事的大神都未必有一个。

    现在人心浮躁,像赵齐天这样的人比大熊猫还少,人们一遇到生活上的不顺总喜欢将之归结到玄学方面,当然,其中也不乏真有受这些影响的。

    这样的社会大环境就给了骗子机会,很多搞传那啥的都改行做大神了。

    如果有人找他们,他们会有一套固定的说辞套话,再加上心理学分析,能够说出你过去的一些经历,你相信了一点,话匣子打开,一会儿的功夫人家就能给你套路明白。

    套路过后你信他了,他就会问你祖上有没有供过保家仙,或者供过神佛。

    你说有他就省功夫了,你说没有他能给你推到明朝去,反正你也不知道。

    相信我,就算你信的是耶稣,他都能给你扯到出马上面去,还能让你相信。

    接下来,他会说你有佛缘,仙缘什么的,需要出马,也叫搬杆子,你所经历的不顺利都是因为仙家打的灾,堂口立好了就能顺风顺水。

    没有几个人能经受住这样的诱惑,于是便花天价立堂口。

    堂口立上了,仙家没有,一烧香倒是召来一群鬼,导致运势更加不顺。

    这时你就会询问给你立堂口的人,为什么会这样,他会告诉你有仙家当初立堂的时候忘了来了,如今来了争什么职位,或者你祖辈上谁听说你立堂子了要上堂口,亦或者有别人家的堂口给你使坏……

    总之,他有各种理由给你圆过去,让你继续搬杆子,而你无心工作,天天琢磨这些,会越来越穷,越来越不顺,于是越来越信,陷入一个死循环中。

    或许到最后你不信这个给你立堂子的人了,或许他见你快没油水了,那么下一步就开始了,或者是别人,或者是给你立堂的人,他会给你开马绊。

    开马绊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也可以正式给别人看病了。

    那么你会什么呢,你啥也不会,你要交学费啊。

    学费哪里来?你没钱就只能去骗咯,学一点易经,梅花易数等等,用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摸索着去骗,光荣地成为给你开马绊师傅的下线,去制造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

    这都是我后来看到许多人的经历后生出的感触,这里说出来希望能早点帮到还在苦海中挣扎的人,做好为人的本分才是最重要的,如此下去果报出现的时候就悔之晚矣咯。

    当然,不排除真有出马出道缘分的,但是引路人很重要,不是谁都行的,宁可苦等数载,也不要误入歧途,害人害己,还浪费了来之不易的仙缘。

    言归正传,刘大师说肥龙要出马,我们只听说过也不懂啊,于是没有接茬。

    刘大师继续说,肥龙家本来祖上就有香根,那神像中的估计也是一个仙家,见肥龙有这个缘分就要抓他当弟马。

    我们纷纷摇头表示不懂,刘大师笑了,接下来就是一通神侃,肥龙如果不出马就要完犊子了,如果出马会多么多么好。

    娘炮听得一愣一愣的,还问刘大师自己能出马吗。刘大师嘿嘿一笑,不置可否,大概是你自己猜的意思。

    我也有些云山雾罩,属实是没见过这么能白话的。

    好在还有一个清醒的,赵齐天很是直接地说:“大师,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怎么治我兄弟啊。”

    刘大师站了起来,“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