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九章 诡异神像
    我后退一步,不想却撞到了张影胸前,巨大的弹性让我回味无穷。

    “你干什么!?”张影捂住胸口,由于光线是从窗口进来的,只能照到窗下一米左右,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张影的表情。

    完了,被当成色狼了!我连忙解释,“你看,那边有个供台啊,我看这里有些不对,不如我们换一个屋子?”

    张影没同意,说要是现在出去了,就要打扫教室卫生一学期了。

    是的,既然是游戏自然有彩头,而我们的彩头就是输了的一组要打扫教室卫生整整一个学期。

    不光如此,张影还非要到近处看那神像,自此我对一句话深信不疑,胸越大脑子越不好用,发育时营养都用来加尺码了,智力点自然跟不上。

    大胸美女在前,我不能怂,只好硬着头皮同她来到了那个供台旁边。

    说是供台,其实就是一个单人桌上面蒙了一块红布,两角各有一支蜡烛,都是烧过的,神像前摆着一个铜制香炉,居然是方的。

    后来学习了专业知识我才知道,香炉的形状还有说法在里面,所谓神圆鬼方,供奉鬼物的香炉都是方形的,比如公墓的香炉,就没有圆的。

    而那神像更是诡异,虽然我对这些不甚了解,但西游记和封神榜我还是看过的,这神像和任何一位神仙都不符,或者说它就不像一个神仙。

    以前去买烧纸的时候我也看到过店里摆在货架上的神像,他们大多端坐于宝座之上,身着锦服,面目威严慈祥。

    可我们眼前的这个左脚抬起,踏着一口棺材,腰上悬着两个骷髅头,左手从肘部断掉,右手倒提一把鬼头刀,一头红发披散着,三角眼,朝天鼻,还是个豁唇,但他偏偏做着微笑的表情,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我正琢磨这神像,忽觉身后有人抱住了我的腰,两个大气球直接压在了我肩胛骨上。

    “劳动节,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啊,怎么长成这样?”张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热气打进我的耳朵,让我心里发痒。

    妖孽啊这是!我心中想着。

    “我看这不像是神仙,倒像是什么妖魔鬼怪,我们还是离他远点吧。”我说道。

    一听到妖魔鬼怪,张影连忙松开我的腰,噔噔噔地往后退。

    我也拉开了和那神像的距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就在刚刚我说他是妖魔鬼怪的时候,他的头发好像动了。

    教室里没有开窗户,神像的头发怎么会动呢。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和张影干脆跑到教室后排的窗边坐着去了,因为这里距离神像最远,而且教室还有后门,真要有什么变故逃跑也方便。

    让我没想到的是,隔着墙壁居然传来了嗯嗯啊啊的声音,那是肥龙和周彤进的教室,这俩人居然在这里搞上了。

    气氛顿时就变得尴尬了,我和张影对视一眼,黯淡的光芒下,她的脸很红,也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其他的一些什么。

    为了缓解这谜一般的尴尬,我们只好开始尬聊,从小学一直聊到高中。

    有一句没一句的也不知道聊了多久,隔壁终于安静了。

    “啊!”就在我琢磨这样耗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时,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传来。

    发出声音的人嗓子很尖,带着造作的感觉,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只有二椅子能发的出来。

    是娘炮,莫非他和李思思出事了?

    当时我和张影都没多想,就从后门冲出了教室。

    然而走廊中一个人也没有,其他人居然都没反应,一种落入圈套的感觉从我心头升起。

    很快其他人都出来了,娘炮一脸奸诈的笑容,果然是他们算计好了一起套路我和张影。

    张影同他们理论,但是根本就没有效果,所有人都认定是我们输了。

    张影说这不公平,我俩待的教室还有一个古怪的神像,我们都坚持下来了。

    他们一听有这种事都好奇地跑进了我们身后的教室,很快就把那供台围了起来,在那里指指点点。

    当真是人多力量大,神像那么怪异他们也不害怕。

    肥龙出了一个馊主意,说把蜡烛点燃,要给神像上香,看他红光满面的样子,刚刚应该很爽。

    有道是夫唱妇随,周彤第一个同意了。

    我说这神像看着就邪性,还是不要招惹了。

    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虽不至于像赵齐天一样毫无避讳,但也不相信这些东西,不过高中毕业到今天发生的那些事已经让我的观念开始转变了。

    我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赵齐天当即同意了肥龙的提议,说不过就是个泥偶罢了。

    说干就干,肥龙先是用打火机点燃了两侧的蜡烛,又从窗台上的香桶里面抽出了三支香。

    他一边用蜡烛的火苗点香一边说要许个愿,如果能实现的话就把这神像带回宿舍供起来。

    赵齐天对此嗤之以鼻,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相比于这些,我更好奇的是神像是被谁摆在这里的,又有什么目的呢?

    这年头在家里供奉神佛的人多得是,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何必将供台安在这里。

    肥龙已经将香点燃,那香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火苗很大,肥龙吹灭火苗时冒出了一股黑烟,很是呛人。

    “这位……大神,如果十分钟之内,张影能亲劳动节一口,我就把您带回寝室供起来。”

    肥龙对神像拜了拜,煞有其事地说道。

    大伙都惊呆了,尤其是我和张影,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赵齐天等人反应过来后都是捧腹大笑,说肥龙这个愿望许的真是太奇葩了,别说是一个神像,就算神仙来了也不靠谱啊。

    我和张影才刚认识一天,这里还有这么多观众呢,就算张影再开放也干不出来这种当众亲人的事情啊。

    恼羞成怒的张影给了肥龙几杵子,说他要是再敢乱说话,就把他和周彤刚刚的事说出去。

    肥龙的笑声戛然而止,周彤也是目瞪口呆,一脸私密事被戳破的窘迫。

    大家都是聪明人,瞬间就看破了其中奥妙,一个个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肥龙见事情败露,一梗脖子,说好像你们没干过似的。

    肥龙舌战群雄,我没参与进去,而是一直注意着手机上的时间和一旁张影的变化,直觉告诉我还是小心为妙。

    果然,刚刚还气势汹汹要肥龙好看的张影忽然就不说话了,而时间才刚过了五分钟。

    我凑到她身边小声问她怎么了,然而张影低着头,头发把脸挡住了,根本就不搭理我。

    靠!我心中暗骂,开始慢慢地后退。

    可别真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有美女送上香吻自然是好事,但如果是因为那神像的作用就让人犯膈应了。

    然而,还没等我挪开一米的距离,张影忽然动了。

    她好像捕食的母豹一样,直接扑了上来,速度快得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隐约看到她头发下的眼睛好像闪着诡异的红光。

    我直接被她扑倒在地,压在了身下,她的头发披散开,像章鱼一样把我脑袋包住,下一刻,她的嘴唇就落在了我的脸上。

    静,死一般的寂静,透过张影头发的缝隙,我发现所有人都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傻了。

    我想把张影推开,但她已经晕过去了,死沉死沉的,我推了两下都没推动。

    过了好半天其他人才反应过来,林倾城和李思思七手八脚地将张影架了起来,赵齐天一把将我拉起。

    我看了看神像,又看了看肥龙,心中已经把他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老王上来打圆场,说张影一定是喝多了,酒劲上来了。

    众人纷纷称是,尤其是肥龙,这事太过诡异,他看着神像的眼神都不对了,现在打死他估计他也不会履行诺言把神像带回宿舍供起来。

    就算他愿意我们也不会同意的,这神像如此邪性,带回去不是没事找事吗!

    眼看要十二点了,又出了这么一码事,没人愿意在这里待下去,干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林倾城、李思思、周彤以及娘炮像抬尸体一样把张影抬回了宿舍,等娘炮回来我们就熄灯就寝了。

    这是我在大学寝室住的第一晚,非常不愉快,我梦到了那个诡异的神像,在梦里他活过来了,在后面追着我,无论我怎么拼命地跑都甩不掉。

    我被惊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点,赵齐天和娘炮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打开大群加了张影的好友,她秒同意。

    不等我问她就说昨晚后来的事她都没有印象,今天林倾城她们笑话她时才知道,说对不起,改天请我吃饭。

    美女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只好说能得到她的香吻是我的荣幸。

    和张影胡乱聊了一会儿,我忽然感觉特别饿,便点了一份外卖。

    穿好衣服打算去洗脸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肥龙还睡着呢,刚刚我穿衣服的时候动静特别大,他这都没醒。

    离近了一看我才发现不对劲,肥龙一张脸苍白得要命,居然有一道黑线从他的下巴向上延伸,穿过嘴唇、人中、鼻梁、眉心、印堂,一直到发际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