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八章 试胆游戏
    “小天!”和我想的一样,老吴下一刻就喊住了大步流星的赵齐天。

    “什么情况?”赵齐天脸上写满了诧异。

    “这……那……闹鬼。”老吴有些磕巴,我很理解她,作为一个老师确实不该向学生灌输这些谣言。

    赵齐天愣了一下,随后大笑,“我爹已经给学校投资了,这教学楼很快就要拆了,还有鬼怪什么的都是无稽之谈,有什么可怕的。”

    不同于赵齐天的无所畏惧,肥龙和小钢炮都是满脸的害怕,小钢炮更是直接抱住了大长腿李思思的胳膊。

    如果他不是一个娘炮,我真要以为他是趁机揩油了。

    老王看着自己神态各异的学生们,深吸了口气,给我们讲起了故事。

    其实这座教学楼远远没到废弃不能用的地步,之所以被荒废就是因为里面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情。

    第一个遇到麻烦的是化学系的大一新生,这货那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风,和导师要来实验室的钥匙,大半夜跑到实验室做实验去了。

    要说这哥们也是胆肥,不过有句老话不是这样说的嘛,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吓死的都是胆大的。

    他正在实验室里面忙得不亦乐乎,忽然听到走廊中有动静。

    一开始他也没在意,以为是和自己一样的夜猫子,然而,外面的人好像在走廊里来回走圈,脚步声吵得他心烦意乱。

    这货喊了两嗓子,但是没有任何作用,依旧有咚咚的脚步声传来。

    化学哥当即火冒三丈,抄起一个试管就冲到了门口。

    然而,走廊中的情况却让他浑身的热血都冷却了。

    一个红色衣服的女人正向他走来,女人的脖子上没有脑袋,半截断掉的颈椎像一根棍似的插在脖子上,血管和神经好像密密麻麻的电线耷拉在锁骨旁。

    有的血管还在滴着不明液体,为什么说是不明液体呢,因为它不是红色的。

    至于头呢?头被红衣女人用右手托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还对着化学哥眨了眨。

    饶是化学哥胆大此时也扛不住了,惨叫起来,叫到一半一口气没上来就憋晕了过去。

    第二天被学生发现时化学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他躺在实验台上,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脸上是恐惧到极点的表情。

    我不得不敬佩老王,不愧是文学系的导师,这故事讲得绘声绘色,和真的一样。

    “老王,晚上教学楼里面也没人,事情经过是怎么被人知道的呢?”赵齐天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老王被打断了讲述,愣了一下,挠了挠头,“我也是听教务处的人说的。”

    “嘿!”大伙都笑了,只有老吴没笑。

    毕竟都是年轻人,发觉老王讲的故事不靠谱后,他们也都不那么害怕了,不顾老王在那里一直强调还有后续发展,就都跟着赵齐天一起往废弃教学楼去了。

    我也跟了上去,不过心里却蒙上了一层阴霾,有道是无风不起浪,有没有鬼暂且不论,化学哥能死得这么超凡脱俗就说明这事不一般。

    如果排除掉凶杀的可能,闹鬼的几率不是没有,毕竟所有大学的灵异谣言都是从无头悬案演变而来的。

    当时老吴和老王在后面气得直跺脚,但是害怕我们出意外还是跟了上来。

    走进教学楼我就闻见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很像是霉味,但其中还夹杂着古怪的香气。

    不仅如此,这所教学楼里面很冷,不是物理方面的温度低,而是那种直透人心的阴冷,外面还二十多度呢,但是这里面一点热乎气都没有。

    “不会真的有鬼吧,要不我们别去了。”林倾城抱着赵齐天没提东西的手不停摇晃。

    多年后想起这件往事时我觉得当时如果不是林倾城这娘们撒娇,可能就不会有后面那些事情了。

    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动物,尤其是在自己女人面前。

    本来赵齐天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犹豫,但是一听到林倾城这么说,瞬间就变得坚定了。

    “去!为什么不去!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什么,何况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鬼!”赵齐天给大家鼓劲。

    我暗暗撇嘴,这又不是打群架,我可是见识过沈红蝶的手段,如果鬼都和她一样,别说我们这些歪瓜裂枣,就算海豹突击队来了也白搭。

    在林倾城闺蜜同甘共苦,有难同当的一番说辞下,张影、李思思和周彤都答应了。

    眼看着女同学都不怕了,我和肥龙对视一眼,只好同意。

    小钢炮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赵齐天瞪了一眼,不情愿地闭上了嘴。

    老吴和老王也是没办法,说那就在二楼的会议室,不要往三楼去,那些怪事都是在三楼发生的。

    到了会议室,我和肥龙架起了烧烤架,几个女孩子把窗户都打开了,毕竟烧烤是要烧炭的,如果不开窗户,很快我们就再也不用怕鬼了,因为我们自己也是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虽然操场上有路灯,但只能给楼里提供一点微光。

    为了节约电能,楼里的电线早就被学校掐断,根本就没有灯。

    用酒精块点燃碳火,屋子里亮是亮了,但火光晃得四周影影绰绰,反倒填了几分诡异。

    这帮家伙还没开始烤串就喝起来了,四个大美女看上去挺文静的,但喝啤酒一点都不含糊,尤其是张影,还来了个死亡小旋风,可能这就是东北女孩的特性吧。

    喝酒这种事就怕有人起头,何况还是个美眉,于是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了,老吴老王也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此时都扔掉了教师的身份,咕咚咕咚地灌酒。

    没办法,我只能一边烤串一边和他们吹啤酒了。

    我们喝得是雪花啤酒,就是传说中的大绿棒子,这玩意儿在东北有个别名,闷倒驴,顾名思义,驴喝了都要醉。

    我刚烤好两把串,这群家伙就已经满脸通红,吆五喝六了。

    最夸张的就是那四个女生,都脱掉了外罩,里面的小背心根本就遮不住下面的风光,再配上短裤短裙下白净有型的大腿,我和肥龙都移不开眼睛了,就连老王都不停地推眼镜。

    话题越聊越开,都是同龄人,没有什么代沟与隔阂,很快我就和他们建立起了狐朋狗友的酒桌情谊。

    酒至半酣,大屁股周彤非说要玩点游戏,要不没意思。

    肥龙第一个附和,看他那眼神,怕是早已经对周彤产生了非分之想。

    然而我发现周彤也没有拒绝的意思,还时不时地暗送秋波。

    肥龙虽然有点胖,但一张脸还是看得过去的。

    不能怪两个人太开放,而是大学就这样,上过大学你就会发现,这里就是爱情的梦碎之地。

    你的新欢百分之百会在这里成为别人的旧爱,这和高中老师总是向学生灌输上了大学可以随便谈恋爱的思想不无关系。

    毕业时你看着垃圾箱中到处都是的雨伞,看着满地狼藉和早已经捡不起来的节操,你将再无遗憾。

    言归正传,周彤提出了意见,可是玩什么呢?

    李思思很快提出了一个让我差点把手插进碳箱的意见,去三楼比胆量。

    更加令我想不到的是所有人都同意了,包括之前提醒我们不能去三楼的老吴和老王。

    果然,酒是一个好东西,能让人忘记恐惧。

    我大病初愈,没敢喝太多,可是现在我反对怕是也没用,还会被他们笑话到毕业,索性把心一横,去就去,反正这么多人呢。

    让我意外的是,张影居然在出门时挽住了我的胳膊,还和我说了句你真帅。

    当时我是懵逼的,心中出现了一道选择题。

    A:咱是已婚人士,推开她。

    B:小白是妖怪,结婚了也不算,我再娶一个也不算重婚。

    C:顺其自然。

    我不知道那时自己是什么心态,反正我选了C。

    “你也很漂亮!”我是这样和张影说的。

    于是,她挽着我胳膊的手紧了紧,我感觉到自己的肱二头肌被做成了肉夹馍。

    生理反应是在零点零一秒后产生的,伴随而来的是双臂上守宫砂的隐隐作痛。

    我连忙压下龌龊的心思,心中暗骂沈红蝶和小白,你们不吃葡萄还不让别人吃!

    一行人很快就上了三楼,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踏上楼梯口时我感觉自己好像走入了一只野兽的大口。

    既然是比胆量,自然不能就这么到处溜达,于是周彤又提出了一个作死的意见,每两人一组,找一个屋子进入待着,手机都放在楼梯口,谁先坚持不住就算输。

    没人反对,于是赵齐天和林倾城理所当然地一组了,张影抱着我的胳膊不松手,我只能带着她,老吴老王教师二人队,互相放电的肥龙和周彤,李思思牵着娘炮。

    一伙人各自挑了一间教室,至于实验室自动被所有人屏蔽掉了,虽然喝完酒胆子壮,但没人愿意去死过人的地方。

    张影拉着我进了实验室旁边的教室,刚一走进去我就后悔了,因为这教室讲台旁靠窗的角落居然摆着一个小供台,供台上还有一尊狰狞的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