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三章 素未谋面的未婚妻
    我的高中生涯很悲催,因为我被分手了十一次,每个女朋友的借口都是相同的,喜欢上了我同桌。

    换成别人遇见这样的事少不了和同桌切磋一下武功,但我不能啊,因为我同桌是个萌妹子!

    有人问我同样是姑娘,她们怎么会喜欢上我同桌呢?百合也没有这么奇葩的概率啊。

    这件事我也很费解,更让我想不通的是,这十一个姑娘都是主动追的我,在我答应后的第七天就会提出分手,而且和我分手后她们还不去追求我同桌。

    在毕业的那一天我得到了问题的答案,那天一个穿着白色汉服的大美女找到了正在河边吹风思考人生的我。

    当时她迎面走来,我整个人都呆住了,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吗?

    天生的柳叶眉,杏眼如两汪清泉,小巧的鼻子不露一点鼻孔,宽大的汉服也遮不住她前凸后翘的身材。

    我万万没想到,她会停在我面前,问了一个让我差点掉到河里去的问题。

    秦五一,你什么时候娶我?

    我可以确定在那之前我没见过她,可她却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我愣了好久才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直到如今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她的脸色就变了,从含情脉脉变得冷若冰霜。

    你居然把我给忘了!

    她一巴掌就甩了过来,把我抽得原地转了一个圈。

    我当时火气就上来了,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但你长得漂亮也不能随便找茬打人啊。

    我抬头想要理论,却发现那个女孩不见了,环顾四周,整个河边都没有人。

    当时是晚上,河风吹在我身上,让我起了一身的白毛汗。

    一溜小跑回到家,我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原本以为就此逃过一劫的我在晚上梦见了那个女孩,她和我说我的十一个女朋友都是她用来耍我的,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女朋友的,只能娶她,就算我找到了女朋友她也要给我搅黄了。

    梦里的我懵逼了,刚想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那张脸忽然变了,脸皮没了,血肉模糊,一条蛆虫爬过没有瞳孔的眼珠。

    她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我直接吓醒了。

    从那开始,我就得病了,每天下午定时发高烧,后来又上吐下泻,大学都没上成,直接回农村老家养病去了。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都能梦到那个白衣女孩,她变着法地吓唬我,把我搞得都有点不敢睡觉了。

    医院去了,中医也找了,我的病却怎么也治不好,家里的人都急坏了。

    后来也找了一些跳大神的来治,但是听完我描述的情况,那些大神都是直摇头。

    眼看着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奶奶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和爷爷说去找姑奶来吧。

    爷爷说要不再挺一挺,奶奶说再挺人就没了。

    姑奶是个大神,年轻的时候很厉害,但如今年纪大了,已经不干这一行好几年了。

    来到我家,姑奶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想到还是没瞒过去,到底是找来了。

    迷迷糊糊的我问姑奶谁找来了,姑奶说我的未婚妻。

    我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这回事,然而姑奶也不让我追问,只说先给我看病。

    姑奶说的看病既不是打针也不是吃药,而是找了块红布蒙在了我头上,又用红布捆住了我的腰。

    我觉得很别扭,因为只有结婚时新娘子才蒙这么个红盖头,我又不是新娘子。

    姑奶叫我在炕上盘腿坐好,自己开始摆弄起带来的那面鼓。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姑奶是在给我请仙,那面鼓就是萨满神鼓,也叫文王鼓,敲鼓的鞭子叫打神鞭。

    本来这鼓是二神用的,可是姑奶一马双跨,这是很不容易的事,而且那鼓也不简单,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不是驴皮的,而是人皮的,鞭子是一节雷击桃木做的。

    鼓声响起,那声音很奇怪,沉闷绵长。

    伴随着鼓声,姑奶唱了起来,这是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我只记住几句,什么在深山修身养性,出古洞四海扬名……

    鼓声和姑奶的唱词好像催眠曲,很快我就昏昏欲睡了。

    我都没有注意到渐渐姑奶的唱词和鼓声都消失了,就在我真要睡着时,姑奶突然问了一句,是小白吗?

    姑奶奶。

    声音是从我嘴里传出来的,但却是那个每天吓我的女孩声音。

    我傻了,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发现整个人都动不了了,闭着的眼睛也睁不开,周围都是黑漆漆的。

    这种感觉极其要命,就和睡觉时被鬼压床了一样,且比那还严重,因为我怎么都醒不过来了。

    姑奶说我毕竟是她的未婚夫,她再这样磨下去我就要没命了。

    小白说姑奶奶不守信用,让我把她给忘了,她改主意了,要磨死我,说我死了一样能娶她。

    姑奶说我是有慧根的,如果她跟着我修行,是能成正果的。

    当时小白沉默了好久,我挣扎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效果,干脆放弃了,开始琢磨两人的对话。

    那个女孩就是小白,如果两人说得都是真的,那么她是我的未婚妻,而且从前我们是认识的。

    但因为某些原因,我把她给忘了,她很生气,想要弄死我。

    而且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小白明显不是人,人怎么可能做到每晚跑到我梦里吓唬我,还能占用我的身体说话。

    多年的学习生涯让我不愿意相信这些是真的,可事情已经发生了,由不得我不信,而且我确实失去了一些记忆。

    关于五岁之前很多事的记忆我都没有,我只记着自己那时候在山海关下面走出来,奶奶就带着我回家了。

    那时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我并没有忘记奶奶。

    小白终于又开口说话了,说只要姑奶让我想起以前的事,并且立堂口带着他们修行,就不磨死我,但我还是要娶她。

    姑奶说现在时代变了,我不该接触这些东西,而且人妖殊途,这种冤孽之事发生一次就够了,不能在老秦家再发生第二次。

    当时我在心里猛点头,是啊,不是我对跳大神的有偏见,只是觉得丢人,如果被那些同学知道了肯定会笑话我的。

    我设想了一下自己坐在凳子上摇头晃脑的样子,有种崩溃的冲动。

    刚刚姑奶说人妖殊途,这么说来小白不是鬼,而是妖怪了。

    其实虽然小白把我搞成这个样子,但我并不真的恨她,她总是给我一种亲切感,这种亲切感很奇妙,好像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一般。

    至于娶小白的事,我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只不过姑奶说以前这事在我们老秦家发生过,难不成我家有人娶了妖怪,这是在大话聊斋吗?

    两人讨价还价了很久,最后达成了协定,要不要出马立堂口可以由我自己决定,但我一定要娶小白,而且是大张旗鼓的娶。

    定好了这一切之后,姑奶又敲起了鼓,唱了一段词。

    掀开我头上的红布,用手中的鼓对着我一扇,姑奶喊了一声醒来。

    我只觉一阵恍惚,接下来身体就能动了,不光如此,那种难受得要死的感觉没有了。

    我好了,就这么突然的好了,医院治不好的病被姑奶如此简单的谈好了。

    然而,爷爷奶奶却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样子,姑奶也是脸色沉重。

    我问真的要娶小白吗?爷爷奶奶姑奶都点头。

    姑奶说在这之前要帮我找回记忆,让我爷爷准备一些东西。

    姑奶和爷爷忙活起来,而我那天一口气吃了四袋东三福。

    有病的时候吃什么都没滋味,而且吃了就吐,又能吃东西的感觉真的太好了,直到如今我依旧能回忆起那东三福的香味。

    等我吃饱了,姑奶和爷爷也准备妥当了。

    然而,他们所准备的那些东西却让我犯难了。

    一具早已经淘汰了很多年的老式大棺材,现在火葬成了法律,那种型号的棺材根本就没人用。

    不光如此,姑奶还捧着一套寿衣,我不喜欢接触这些东西,但寿衣我还是见过的。

    姑奶让我穿上寿衣躺进棺材里,我问为什要要这样做,我一个大活人穿寿衣躺棺材多晦气啊。

    姑奶说没事,她是要给我收替身,我再追问姑奶就不回答了。

    爷爷奶奶催促我快点照做,父母从小离异,都在外地,我是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根本就没法拒绝,只好照做。

    还别说,当时穿着寿衣躺在铺了褥子的棺材里我居然觉得挺舒服的。

    人死了之后也是这种感觉吗?就这么躺着长眠?我胡思乱想着。

    姑奶和爷爷在周围又布置了灵头旛、白蜡烛、贡品等物,把我家装饰得活像一个灵堂。

    我看得直摇头,这也就是亲戚,如果外人这么搞,我管他大神二神,不口吐芬芳已经算我有修养了。

    准备好了一切,爷爷就说要盖上棺材盖,姑奶嘱咐我一会儿无论谁和我说话我都别答应,就沿着那条路往前走,什么时候看到自己了,再走回来,就算成了。

    我当时就懵了,原以为在这里躺一会儿就行,没想到还要盖棺盖,还要去什么地方。

    当时我问姑奶我要去哪里,姑奶说送我去走阴,接我的替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