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五十章 无根之土
    我不知道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不过从之前老张对他的病情描述来看,这恐怕不是啥好事。

    然而,看小瑶姐专心致志的样子我又觉得不应该打扰她,一时间纠结起来。

    时间大概又过了两分钟,小张用实际行动打消了我的纠结。

    他空洞的眼神忽然变得色眯眯的,运起双手就对小瑶姐用出了足以让任何女性闻风丧胆的抓x龙爪手。

    我当时被惊得眼珠子好悬没掉在地上,如果这货不是精神病,我绝对要痛打他一顿,小瑶姐可是我偶像啊,他居然敢袭胸。

    顾不得多想了,我火急火燎地往过冲。

    谁知小瑶姐虽然闭着眼睛,但好像知道小张的动作似的,抬起一只脚抵住了小张的胸口。

    这是一个诡异的姿势,奔跑中的我目瞪口呆,难不成小瑶姐是传说中的咏春传人?这招我只见叶问用过。

    很显然我误会了小瑶姐,她的身体素质只比宅女强一丢丢,因为下一刻她就身形不稳摔在了地上,整个一四脚朝天。

    我狂汗的同时跑过去搂住小瑶姐的两个胳肢窝把她提了起来。

    老张这时才回过味来,冲过去把自己儿子按在了床上。

    “嗷呜……”小张发出狼嚎一样的声音,奋力地挣扎起来。

    “什么情况?”我问小瑶姐,这货不是只对老板娘感兴趣吗?怎么突然盯上小瑶姐了?

    小瑶姐挣脱我庐山亢龙霸的起手式,擦了擦额头上因为后怕渗出来的冷汗,“我刚开始把脉的时候啥都没看出来,后来我用特殊的办法向他传达了老板娘的影像,他就暴走了。”

    “那你看出来什么没有?”我问小瑶姐。

    “不是招东西了,是业果缠身,这东西可比招东西难治。”小瑶姐揉了揉眉心。

    “业果缠身是什么?”我对这个词闻所未闻。

    “你可以理解为遭报应了。”小瑶姐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我恍然大悟,老爹作孽儿遭罪,这是现世报的典型啊,可惜一个大好青年了。

    小张被老张摁在床上没多久就恢复了之前的状态,老张弄得满脑子汗,不过我们刚刚的对话他还是听到了。

    “姑娘,难治就是能治是不?”老张站到小瑶姐面前,一脸激动地说道,他直接抓住了小瑶姐话里的重点。

    “没错,治是能治的,不过……”小瑶姐说着说着忽然没声了。

    “姑娘,你放心,只要治好我儿子,倾家荡产,卖房子卖地都行。”老张急切地说道。

    小瑶姐叹了口气,“不是钱的问题,这个方法很危险,而且治好了之后他会保留下这段时间的记忆,你能明白吗?”

    老张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表情变得很难看,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无论是不过后面的内容,还是而且后面的内容,都足以致命了。

    可以想象,如果小张被治好了,知道自己把老板娘给那个啥了,他会是什么心情,自杀的心思都会有吧?

    “不好意思,我能力有限,无论如何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不行就找别人吧。”小瑶姐摆出了下坡。

    老张低头思考起来,小瑶姐也不着急,找个椅子坐了下来。

    其实我心里希望的是老张拒绝小瑶姐的帮助,毕竟小瑶姐说了有生命危险,如果小张挂了,就算老张不讹人,这事儿也不是那么容易解释清楚的。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我抬头一看,是之前的那个女医生,小瑶姐在养大爷,老张在沉思,我只好去开门了。

    女医生并没有进来,对我说道:“你们快点哦,再晚一些就要锁大门了。”

    我忙答应一声,女医生往里面瞟了一眼,见没什么异常这才款款离去。

    我刚转身关门,老张就抬起了头,一脸坚定地说道:“姑娘我信着你了,你就治吧,就算出事了我也不怪你。”

    小瑶姐吃惊地看着老张,似乎没想到老张会做出这个决定,不过她还是点头了。

    “今天太晚了,而且我们还要先把尸体搞定,回大地吧。”小瑶姐说道。

    ……

    离开了精神病院,我们踏上了返程的路。

    小瑶姐和我说其实挖这种尸体最好在白天,但考虑到被人发现等因素,只好夜里操作了。

    我对所谓这种尸体有点害怕,便问小瑶姐难道还能变成僵尸不成?

    小瑶姐并没有否认,我一阵发毛,不是吧,难不成真的有僵尸这种东西!

    由于天已经很晚了,而且大地里面可没有路灯,前面引路的老张开得极慢,我靠在副驾驶上居然睡着了。

    我梦见自己回到了精神病院,站在那里看着撑伞的姑娘。

    这个梦意味不明,在被小瑶姐怼鼓醒后我很快就忘记了,下车一看,已经到地方了。

    老张也没多说,拎起两把锹就启动了四轮子,老板娘没有跟着,因为她得在家看着两个长工。

    乘坐行驶在土路上的四轮子是一种很给力的体验,那感觉,反正谁坐谁知道。

    下车后小瑶姐还和我吐槽,说差点把她的姨妈颠出来。

    我对此嗤之以鼻,好赖不济您还是坐在前面的,这破四轮子只有一撇有瓦盖,所以我是站在车斗上用铁锹支住车斗边缘,跳了一路的鬼步舞……

    四轮子行驶到目的地,我很自觉地扛着一把锹下了车,丫的老张这货拿了两把锹一定是给我用的吧,还有其他可能吗?

    “不好意思了小伙,叔一个人得挖好几个点。”老张也知道这样有点不妥,一脸歉意地说道。

    “没事,我也是农民家出来的,用个锹没啥。”我其实也不是不想帮忙,只要他有个态度就行。

    老张生动地告诉了我,人就不能做亏心事,不然良心是会受到煎熬的,在这片寸草不生,到处都是土坷垃,一模一样的一片地上,老张精准地找到了没有做记号的埋尸地。

    我和老张也没什么过多的交流,直接就开始挖了。

    小瑶姐不知道咋了,下车之后就一直蹲在那儿不知道干啥呢?难不成真把姨妈颠出来了?我在心中恶意地揣测着。

    土层并不硬,每一锹铲下去我都感觉自己好像是在铲一块发糕,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

    老张那铁锹抡得和旋风一样,让我这个业余选手生动地体会了一把庄稼把式的厉害。

    不过想想也是,哪有帮工的往死干,自己磨洋工的。

    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都要累抽了,老张终于一锹下去铲出了麻袋的影子。

    我很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帮忙归帮忙,但我实在是不想碰那东西,尤其是在小瑶姐说有可能变僵尸后。

    一想到小瑶姐,我回头看了一眼,她居然还蹲在那里。

    我感觉有些不对,把锹插在土堆上走了过去。

    今天是阴天,没有星月,周围黑得厉害,要不是老张没有熄灭四轮子,我根本就看不见小瑶姐。

    随着距离接近,我发现小瑶姐有些不对,因为她一直在微微地颤抖。

    “小瑶姐?”我试探着喊了一声。

    小瑶姐没有回答,我有些头皮发麻,不会吧,难不成小瑶姐中邪了,如果她出事了我和老张这种歪瓜裂枣有活着离开的希望吗?

    “喂喂……姐姐您没事吧?”我壮着胆子拍了拍小瑶姐的后背。

    “别嘚嘚了,快拉老姐一把,我腿蹲麻了……”小瑶姐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我长出口气,心中暗骂小瑶姐坑爹,我听说过上厕所把腿蹲麻的,可她这是闹哪样啊,她那黑色的超短裤也没脱啊。

    我再次对小瑶姐使用了庐山亢龙霸的起手式。

    “你想死啊!慢一点!”小瑶姐龇牙咧嘴地说道。

    我翻了个白眼,把小瑶姐提起来后并没有松手,因为我知道我这一放手她就要摔了,到时候以她的性格,一顿胖揍我怕是逃不掉。

    小瑶姐一边锤着自己的两条大白腿一边说道:“这里的土质不对,不像是阳间的东西。”

    “啊!?”这简直就是莫名的惊吓,“不是阳间的还能是哪里的?”

    “地府有一个地方叫做无根地,你听说过没?”小瑶姐说道。

    我如遭雷击,一些早已经快要淡忘的回忆涌现在了脑海中,望乡台,无根地,涂花园,那个一身红衣的女子。

    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她的模样却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

    “你怎么了?”小瑶姐见我不说话问道。

    “我何止是听说过,我还去过。”我苦笑着说道。

    小瑶姐身体一僵,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问我,那边老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们两个快来看!”

    “抱我过去。”小瑶姐不容置疑地说道。

    我一个公主抱,将小瑶姐抱起,走了过去。

    老张见此场景,原本充满恐惧的一张脸浮现出了一丝暧昧。

    我靠!被误会了!

    不过看到坑里面的情况后,我把想要解释的话都咽了回去。

    那个麻袋已经被老张扒出了大半,它居然是鼓鼓囊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