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四十六章 连环计
    换做往常,几万块钱在老张眼里就不算个事,可如今是灾年,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由于今年只雇了一个长工,俩人也不怕出事,便琢磨起来。

    ……

    长工叫二力,很实在一个人,爱说,能干,二力看这庄稼遭了灾,虽然不是自己家的,但心里也不是滋味。

    他的工作就是伺候庄稼,如今庄稼没了,他继续留下来也没意思,他不想占东家这便宜,给人家雪上加霜。

    于是,二力和老张提出开工资走人,如果明年需要长工他再来。

    二力提的意见合情合理,而且是为自己着想,老张当然无法拒绝,就说等明天去城里给二力支钱。

    二力不疑有他,答应了下来,当晚,老张以吃散伙饭为由请二力喝酒,做了六个菜,俩人推杯换盏,一人喝了得有一斤酒。

    老张已经设计好了,自然没有真喝,他事先吃了解酒药,所以是装醉。

    二力这人本来就实在,再一个也没想到老张在算计他,哪里能看出来老张是装醉的。

    平常俩人吃饭的时候也会喝酒,但由于第二天凌晨三点左右就得起来干活,根本就不敢多喝,二两半就顶天了。

    今天猛一下子喝了这么多,二力有些蒙叨叨了,本来他就爱说,再加上醉酒,这话匣子就搂不住了。

    老张在席间拐弯抹角地探过二力的口风,能不能今年先不开工资,留个联系方式,等经济宽裕了再发给二力。

    然而二力虽然实在,但是不傻,辛辛苦苦干了半年,咋能不要钱呢,再说了,他一个跑腿子(没娶过媳妇的中年人),玩儿命地给人干活不就是想挣点钱讨个娘们吗?

    老张见二力不肯答应不给工资,一时间恶向胆边生,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岔开了话题。

    两人正喝着呢,外面传来了老板娘的尖叫声。

    二力听这不是好动静,便着急忙慌地跑出去看,也没注意到老张没跟上来。

    老张见二力出去有一会儿了,提起一个镐把子调整了一下表情走向屋外。

    且说二力出了门,看到老板娘踩着梯子正往仓房上爬。

    那梯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年头多了,在老板娘的脚下左右直晃,眼看着老板娘就要从上面掉下来了。

    二力栽楞地跑了过去,运起力气,一把将梯子按住。

    老板娘也是吓得够呛,为了逼真,她是真的用力晃来着,如果二力不能及时过来帮忙,说不得要摔个好歹的。

    “嫂子,这大晚上的,你往房顶上爬啥?”二力舌头都有些捋不直了。

    “大兄弟,这房顶都让雹子砸坏了,天气预报报的今天晚上有雨,我寻思收拾收拾,省得漏雨。”因为即将用计,老板娘说话有些哆嗦。

    二力看到老板娘手机提溜着一卷塑料布,便不作他想,喝迷糊的他也没听出老板娘语气中的异样。

    “大兄弟,你给我扶一下梯子。”老板娘对二力说道。

    二力满口答应,从兜里摸出手电,给老板娘打光。

    老板娘见二力上套了,咬了咬牙,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为了能够顺利实施计策,老板娘特意穿了个肥大的裤子。

    裤腰带解开了,老板娘用手提着裤腰,低头一看,二力正抬头看呢。

    老板娘深吸口气,就松开了提着裤腰的手。

    肥大的裤子顺着老板娘笔直修长的双腿就滑了下来,在手电光的照射下,二力先是看到了洁白圆润有型的两条腿,再向上看,黑草丛中一抹红,天门中断楚江开。

    老板娘裤子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二力日思夜想,梦中常见的梦幻之地就这样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二力一时间有些呆了,本来就蒙叨叨的,又被这么雷了一下,他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双眼下意识地在老板娘的下半身上来回踅摸。

    老板娘见此场景有些脸红,她也是第一回干这事,不过计划还有后续,她不能光这么站着啊。

    “啊!”老板娘佯装惊恐地喊了一嗓子,站在梯子上的身子就向下倒去。

    她早已经踩掉了鞋子,此时把已经掉下来的裤腰在梯子出头的地方一蹭,下落的过程中,老板娘下半身最后的衣物就这么挂在了梯子上。

    塑料布被老板娘扔了,在倒向下面的过程中,老板娘把短衬一扯,扣子尽数崩开,里面居然也是什么都没穿。

    二力被老板娘的惊叫吓得回过神来,与此同时正好看到老板娘掉下来,他没工夫想太多,下意识地伸手去接。

    说时迟那时快,老板娘一抖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短衬给扔了。

    于是,二力接到老板娘的时候,老板娘已经是一丝不挂了,胸前的两团大棉花糖一颤一颤的,上面的红枣一览无余。

    要说老板娘也是保养有方,都奔四十的人了,***上一点赘肉都没有,两个大兔子不输少女的挺翘。

    二力抱着老板娘站在闷热的夜里,整个人都傻了,只感觉小腹中一团火熊熊燃烧,要把他整个人都烧尽,以至于他忘记了把老板娘放下,也忘记了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草!”就在二力发呆的时候,身后一声大骂传来。

    是老张的声音,二力下意识地抱着老板娘就回头去看,但见老张提着一个镐把子,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跑呢。

    老板娘为了把戏做足,一把勾住了二力的脖子,也是为了防止二力扔下她逃跑,做好这一切后,老板娘给老张使了个眼色。

    老张此时是真的有些火大了,虽然这是他和媳妇一手策划的,但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媳妇光溜溜地躺在别人怀里恐怕心情都不会美丽。

    再一个喝了一斤多酒,即使有解酒药老张也有些上头。

    “尼玛的,老子好吃好喝的给你,把你当兄弟看,你特么勾引我媳妇!”老张冲过来时对着二力脑袋就是一镐把子。

    二力被打蒙了,酒意去了大半,他知道这事不好说清楚了,还是得先撩杆子,等老张冷静下来再慢慢说清楚。

    “东家你听我解释!”二力喊道,就要扔下老板娘跑路。

    谁知老板娘早就准备好了,死死地搂住二力的脖子,双腿在二力腰上一夹,二力根本就甩不下去。

    “解释尼玛币!”老张怒气上头,又骂了一声,对着二力的脑袋又是一棒子。

    “咣!”一声巨响后,二力站在原地就不动了。

    老张挥起镐把子还要再打,就见鲜血顺着二力的脑袋流了下来。

    老张愣了,下一刻,二力的身体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向着他倒了过来。

    老张没反应过来,老板娘也是,就这样,二力扑通一声把老板娘砸在了身下。

    这地上都是土坷垃,老板娘又没穿衣服,被这么一砸疼得大叫。

    她想要把二力推出去,但双手都在二力脖子后面,身子又用不上力气,根本就动不了。

    眼看着老张站那不动,老板娘骂了一声,“扬了二正的干啥呢,快把他弄开!”

    老张回过味来,就去拉趴在自己媳妇儿身上的二力。

    二力的身子死沉死沉的,老张花了很大力气才把他拉起来。

    然而,拉起二力之后老张傻眼了。

    只见老板娘胸前满是鲜血,都流到小腹了。

    血是二力脑袋流出来的,二力瞪大着眼睛,面部表情仿佛定格了一般,不再有任何变化,被翻到了一边也不动。

    “疼死我了,快帮我……”老板娘从地上爬起来,话说着说着就没声了,直勾勾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二力。

    老张和老板娘俩人杵在那儿盯着二力,半天没有动静。

    老板娘没穿衣服,打了个寒颤,反应过来,蹲下把手指探向了二力鼻子下面。

    老张回过神来,忙凑了上来。

    “没……没气了!”老板娘一下子弹了起来,猛地后退了几步。

    老张没敢信,伸手在二力脖子上摸了摸,大动脉没有反应。

    死了,二力死了,被自己打死了,老张扑通一声跌坐在地,感觉心里完全空了。

    “我就寻思揍他两下,给他撵走,不给他钱……”老张自言自语起来。

    “尼玛的!你是煞笔吗?往脑袋上揍?”老板娘疯狂了,对坐在地上的老张拳打脚踢。

    “死了……死了……我杀人了……”老张对媳妇儿的踢打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在那自言自语。

    老板娘打了一阵,渐渐冷静了下来,一抹胸口已经有些粘稠的血液,在老张屁股上踢了一脚,“他没家人,也没啥朋友,平时都不打电话。”

    迷迷瞪瞪的老张回过神来,本来他已经想到自己被警察抓走,漂亮的老婆被别人睡,儿子叫别人爹了……

    老板娘的话点醒了他,是啊,二力孤家寡人一个,朋友都没有,如果自己把尸体处理掉,谁能知道他死了?

    “媳妇,要不咱们……”老张从地上爬了起来。

    老板娘捡起衣服裤子鞋往身上套,一边穿一边说道:“你等我穿衣服,咱们找个背人的地方把他埋了,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