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是出道仙 > 第四十四章 业火红莲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顾不上许多了,一开始我还以为周大师是要和谈,没想到是给我最后的晚餐,左右都是个死,我还怕个锤子。

    如果对面坐着的是个普通人,我有十成把握这一脚会命中,且能让对方就此丧失战斗力,然而可惜的是周大师并不是普通人。

    他只是微微一晃身子就出现在了竹屋门口,而我则是因为一脚踢空摔在了地上。

    “本来还想让你死得好看一点儿,没想到你自己不珍惜。”周大师表情变得狰狞起来。

    我打了个滚从地上爬起来,“都是千年的狐狸,你和我玩儿什么聊斋,难不成你要弄死我,我还得感谢你不成?”

    “去死吧!”周大师似乎不想再和我扯皮了,双手飞快地掐出一个手势。

    “桀桀桀……”伴随着一阵我非常熟悉的阴笑声,那个老头子从竹屋里面窜了出来。

    我二话不说转头就跑,虽然我觉得周大师应该比这老头难对付,但作为一个人,我本能地更加怕鬼。

    然而还没等我跑出去两步,我眼前的竹林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四五米高的石墙。

    不光是我面前,竹屋的四周都出现了一面,我就这么成了瓮中之鳖。

    转身一看,那老头正不疾不徐地向我走来,周大师则是站在门口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

    小白!黄哥!小瑶姐!你们都跑哪去了,我要凉了,救命啊!我在心中呐喊着。

    我不知道别人对上帝的祈祷有没有用,反正我对他们的祈祷是没好使。

    不甘心坐以待毙,我便沿着石墙开始转圈。

    那老头也不着急,就跟在我后面,周大师面带笑意地看着,似乎很享受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原以为能够一直这么拖延下去,没想到被石墙围住的空间居然变得越来越小,我所能活动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小了。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一声娇喝传来,下一刻,我身旁这面墙的正中间被破开一个大洞,一个白色的身影冲了进来。

    白影和我擦肩而过,但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了,是小白!

    小白的手里提着一把三尺长剑,剑锋寒如秋水,剑身上流转着晶莹的白光。

    此时此刻,提着长剑杀向鬼老头的小白在我眼中就如同仙女一般,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我早就献上膝盖了。

    鬼老头虽然看起来很屌的样子,但是似乎没有神智,只有简单的本能,小白已经冲到面前了,他这才喷出一口墨汁一样的黑水。

    小白仿佛段誉附身一般,脚下踩着飘忽的步伐,躲过黑水,围绕着老头劈砍起来。

    我原本以为老头必然会被小白大卸八块,没想到小白的长剑砍在他身上只是迸出火星而已,根本就留不下伤口。

    “小狐狸你找死!我这用黄皮子元神喂出来的厉鬼岂是你能伤到的?”周大师不屑地说道,双脚摆出一个不丁不八的造型,双手开始快速地掐诀。

    我看得眼花缭乱,这特么还是手?两个手指勾在一起居然还能拐两个弯。

    伴随着周大师的动作,那老头的速度陡然提高,原本稳占上风的小白顿时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我也看出来了,小白刚才完全是在靠速度硬撑,她根本就不敢让老头攻击到自己。

    我一时间心急如焚,虽然我刚才盼着他们来救我,但没想到只有小白一个人,我作为一个大老爷们也不能看着老婆在前面拼命,自己却猫在后面啊。

    随手抓起一块小白破墙而入时留下的碎石,我冲向了周大师。

    小白和老头的速度太快了,我上去只能添乱,倒不如擒贼擒王,干掉了周大师,那老头肯定会变回原来傻呆呆的样子。

    “砰!”我刚冲出一半的距离,伴随着一声闷响,我看到小白飞向了我。

    我吃了一惊,忙伸手去接。

    小白飞来得太快,直接撞在了我身上,我抵抗不住这强大的冲击力,也跟着倒飞。

    直到背后传来剧痛,我这才停下,原来是撞到墙了!

    按理说这么撞一下我肯定要内伤了,不当场吐血都是好的,然而我只是感觉自己变虚弱了而已,后背的疼痛也很快消失不见。

    “小白!你没事吧!”我看到怀里的小白露出痛苦的表情,忙抱紧了她。

    小白嘴唇动了动,但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不过我从口型中判断出了她想说的内容,只有一个字,“跑!”

    我会丢下她自己跑掉吗?答案是否定的,看着小白满脸痛苦,不时哆嗦一下,一种能够将我燃尽的愤怒感从心头升起。

    我从未如此气愤过,但这怒气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流淌在血液中,刻在灵魂里。

    我小心地把小白安放在地上,抓起了掉在一旁的长剑。

    剑一入手,我感觉那种愤怒感更加强烈了,眼前仿佛蒙上了一层红色。

    “去死!”我大叫了一声,伴随这一声叫喊,理智彻底离开了我的大脑,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狂躁,身体也不受控制了。

    原本向着我们狂奔而来的那个老头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般,直接停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忽然转身向着木屋跑去。

    “业火——红莲!”我的嘴不受控制地吐出了四个字。

    小白的长剑被我一抖手扔了出去,几乎没有过程,下一刻就刺穿了老头。

    伴随着长剑命中,一个血红色略微有些透明的莲花凭空出现在老头周围,莲花的花瓣上还燃烧着虚无缥缈的火焰。

    鬼老头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身体开始缓缓融化,一缕缕黑气从他的身体上冒出,蒸发在空气中。

    “啊!”发出声音的是周大师,他原地翻了个跟头,直接跌坐在地上。

    我连搭理他的心情都没有,对着莲花一招手,那莲花开始渐渐缩小,直到落在我手里时已经完全消失了。

    鬼老头也不见了,但他留下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圆珠,圆珠是深黑色的,在我掌心滚动着。

    我转身蹲下,对目瞪口呆的小白说道:“吃了它,对你有好处。”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知道我手中的是什么。

    小白艰难地往后缩了缩,看着我的眼神带着深深的畏惧。

    透过小白乌黑明亮的眼珠,我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他虽然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脸,穿着我的衣服,但我敢肯定他不是我。

    他的额头上有着一个火焰似的图案,眼睛里面既没有眼白也没有瞳孔,红色的玻璃体上面是一个个意味不明的黑色符号。

    他似乎对小白的反应很不满意,一把拖起她的下巴,轻而易举地捏开了她的小嘴,直接将手中的黑珠子丢了进去。

    “喂!你别碰我老婆!”我在心中大叫。

    我只听到一声冷哼,下一刻,我重新感受到了身体的存在,倒映在小白眼睛里面的影子也恢复了我的模样。

    小白不停地咳嗽着,我忙扶起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小白摆了摆手,疑惑地看着我,眼神中还带着没有完全消退的恐惧。

    “我刚刚不知道怎么了,你没事吧?”我帮小白把凌乱的头发捋顺,关心地问道。

    “你……我刚吃了精纯的阴气,伤已经好了,而且似乎道行还提高了不少。”小白皱着眉头说道。

    我闻言松了口气,如果小白有个好歹那我真是没脸活下去了。

    “特么的!居然敢算计老子!”黄天林骂骂咧咧地从小白撞出来的大洞中钻了出来,一身银色的铠甲,手中倒拖长枪。

    “黄哥!”我喊了一嗓子。

    黄天林看了过来,见我和小白都没啥大事松了口气。

    “你特么不是和我们黄家过不去吗?今天老子就替那些死去的本家报仇!”黄天林大步走向了还坐在地上的周大师。

    周大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黄天林一个跨步就到了近前,手中长枪穿透周大师的身体,把他钉在了地上。

    没有血液流出,至此我终于明白了,我们都是灵魂状态。

    “小黄皮子,今天算我姓周的栽了。”周大师的一张脸都扭曲了,但是嘴上却一点都不服软。

    “去尼玛的!”黄天林大骂一声,对着周大师做出了深呼吸的动作。

    被长枪像穿串一样穿在地上的周大师身体开始变形,就像一团烟雾遇到了引风机一般。

    “小黄皮子,你不得好死……”伴随着周大师恶毒的诅咒声,他的身体化成两条黑气,被黄天林吸进了鼻孔。

    待到将周大师完全吸干净后,黄天林呸了一口,“马德,杀了我们黄家那么多人,今天就算背因果我也得让你魂飞魄散。”

    伴随着周大师消失,周围的一切开始坍塌,黄天林大步向我们走来,顺手还捡起了小白的长剑。

    “这阵法要被外面的小姑娘破掉了,快走。”黄天林对我们说道。

    我看了一眼还在满脸疑惑打量我的小白,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其抱起,“姑奶奶咱们回去再研究,黄哥往哪里走?”

    “跟我来!”黄天林冲向了石墙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