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女性创业

创业者为什么成为了一个笑话?因为他们不听摇滚

发布时间:2020-03-27

【内容摘要】前几天,北京工人体育场举办了“崔健滚动三十,献给一无所有的一代人”的演唱会,宣传海报上,崔健帽子上的一颗红星依旧闪闪发光。这个被称为“中国摇滚之父”的男人曾是上世纪末无数中国青年人的〥精神偶像,他是中国摇滚乐从无到有的标志,他更象征了禁◆锢时代里可贵╯╰的反叛、革新和自由。

曾有人不止一次地说过,“创业是我们这一代的摇滚”,然而我想,创业时代的摇滚精神到底是什么呢?当晚朋友圈里那么多创业者都刷着老崔的现场,但我们可能已经失√去了对这个时代最清醒的判断。

如今,许多青年人感到人生不公,生活无趣★,认为自己的创造力被局限,人生被摆布,“社会向上流通渠道”收窄√,各种利益集团主宰游戏规则。他们可能需要像科幻小说《北京折☼叠》中所描写的场景一样,突破重重险阻才能找到一条穿越阶层的通路。于是,创业大潮带着一股强烈的摇滚味道登场。

如果创业就是这个时代的摇滚,那么是时候想想什么才是真正的б摇滚精神了。

&◙摇滚不是摧毁∶,是重建、υ实干和创新

1967年6月,美国加州蒙ↆ特利国际流行音乐节,演奏完The Troggs名曲《野东西(Wild Thing)》之后的吉米۞亨德里克斯将吉他放在⿲地上,跪在吉他前。他将一种燃烧液浇在吉他上,然后看着吉他被点燃。燃烧过半,他拿起烧得半废的吉他,猛力向地面砸去⊥。

这是摇滚史上的经典时刻,同时也引领了摇滚精神的表现形式——烧毁与砸碎。

1969年8月,40万美国々青↕年蜂拥而至伍德斯托克,在“爱ㄨ与和平”的时代背景下⿴,两‖∠天的大暴雨让乐迷和表演者们在泥泞中“如癫似狂,不能自已”,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代表了摇滚乐精神的:爱与和平、质疑权威、反传统。

年轻人对时代的集体精神发泄本就是摇滚精神的发源。对所处世界感到不满、愤怒,因此有要砸毁一切既成的、腐旧东西的欲望与冲动。这种燃烧着的诉求出现在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身上,或表∈现为宗教狂热,或表现为民族主义,或表现为“摇滚乐”。

亨德里克斯的行为一度被奉为圭臬,我↔也不止‰一次在现场●·演出和影视作品中看∏到过这样的画面。那些极度兴奋的年轻人,通过摧〣毁的方式来宣泄着自己过剩而无处发泄的荷尔蒙,摇滚乐也成为全世界年轻人表达“反叛”的绝佳载体。

那么,什么ю是摇滚?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留下经典现场的谁人乐队曾定义道,“如果它不是喊∣救命而是在为真理呐喊;如果它用一种无知无畏的勇气去承诺未来;如果它挺身而出直指时弊,却又不主张流血冲突,那么它就是摇滚。”

很多青年人也许还没有想好应当如何重建,就已经将一切摧毁。他们沉迷于自己构建的理想世界,空谈爱与和平,特·。立独行,标新立异,却对如何“入世”扭转∷车轮毫∞无兴趣。你会发现身边许多人长〡发披肩,纹身半臂,空有愤怒,毫无抱ι负。

一旦将目光转向那些在商业和艺术成就上登峰造及的摇滚艺术家,我们便会发现他们共有的特质:勤奋、∝人道主义、富*有团队意识。

如果你看过关于列侬的纪录片《约翰列侬的理想世界》,你一定会对那个在录音室日夜忙碌的列侬印◇象深刻。你甚至无法将此时的他和出现在公众面前活泼耍宝的他联系在一起。从乐队排练到录音,┎列侬理性而专注。而另一场摇滚史上的重要事件,1969年的伍德ρ斯托克音乐节,倘若没有麦可兰和团队的努力,ↅ又︹︺︻怎么☎会制造出这场盛况空前的嬉皮士大狂欢?

₪큐

那么,摇滚就不仅仅是表面形式的狂放不羁与愤怒,它更需要一种实干,๑·ิ.·ั๑需要摧毁之后的重建,更需要无所畏惧的创新。正如崔健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你一定要将ⓥ你认为理性的想法付诸行动,这样才能证明你的价值有效。”

崔健认为,如果人没有反叛性۞۞的话,这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是一个恶人,或者说是一个伪君子。总是循规蹈矩地生活,这世界就没法发展了。人要不断地去打破世俗,再去延续一些∽传统,这个才是人的价值。人的传统也是有比较的,不是说所有的过去的都是好的,所以人需要去推陈出新。

就这一点来说,称创业是这个时и代的摇滚∽一点也不过分。一大批创业者不正是希望打破固有边界,创造一个自己心中的理想新世界吗?

延伸阅读: 影视项目找合作伙伴、IDG资本